少年阿宾 第65章 鸟生鱼汤

    时间:2018-01-13 接过阿宾的电话,钰慧嘟着嘴儿走回饭桌,妈妈看她薄嗔的表情,不免问她什么事,她便把阿宾不回来的情形说了,妈妈笑瞇瞇地望着她,阿吉和眼镜仔也故意盯着她的脸瞧,她才难为情的边憨斥两人,边捧起饭碗扒着米粒。
      吃完午餐,阿吉与眼镜仔就向钰慧和阿宾的妈妈说有事要走了,钰慧心想反正阿宾不回家,乾脆她也回学校便是。阿吉和朋友有约,眼镜仔要到学校赴社团的集会,钰慧就拜託眼镜仔等她换过衣服,载她一起走。
      钰慧一上楼去,阿吉和眼镜仔不约而同的转身抱住阿宾的妈妈,她低声惊呼一声,左边儿这一个是黏黏地对她亲着嘴搅着舌,右边儿另一个是两只魔手在她肥乳尖上又捏又揉,弄得妈妈娇喘连连,左支右拙。
      「阿姨,」眼镜仔啃着她的耳朵说:「隔两天我们再来瞧您。」
      「唔……唔……」妈妈唇牙轻咬,哼声吁气的:「啊……俩个讨厌鬼……坏孩子……阿姨惦着你们……哦……嗯……啊唷……」
      可惜不一会儿,楼上便传来钰慧开关房门的声音,阿吉和眼镜仔赶忙跳闪到一旁,钰慧换了一袭花边洋装,背着宽宽大大的提袋,蹦啊蹦的雀儿般下楼来。她撒娇的挽着阿宾的妈妈贴贴脸蛋,却发现她双颊绯红,烧烫烫的。
      「妈,」钰慧悄声说:「我走了。」
      「嗯,乖。」妈妈摸摸她的头髮。
      「喂!走啦!」钰慧转头向阿吉他们说。
      「黄妈妈再见!」
      「阿姨再见!」
      「再见!」妈妈说。
      三人并肩走出大门,钰慧双手像流星锤般的左右分甩,捶在阿吉和眼镜仔的要害上,低声骂说:「要走了还搞鬼。」
      阿宾的妈妈还站在背后,俩人不敢闪躲,只好闷亏暗吃。
      「拜拜哦……」妈妈挥挥手,关上大门。
      阿吉和眼镜仔立即联手向钰慧复仇,四只手在她身上到处揩油,钰慧笑得花枝乱颤,软声求饶。三人闹够了,阿吉离开到隔壁大街去搭公车,钰慧斜侧地坐上眼镜仔机车后座,扶住他的腰,让他载往学校回去。
      在路上,钰慧问起后来他们在妈妈房里的细节,眼镜仔加油添醋,说来是生龙活现,风光旎,可把钰慧给听得面红耳赤又私羡不已。尤其是眼镜仔故意描述俩人轮番喷射的精液灌满了阿宾妈妈鲜美的肥,然后她的蚌肉不住地跳动张合,浓浆倒流而出的景相,又说阿宾的妈妈后来差点擦去半包卫生纸云云,钰慧偷哼一声,无力的轻贴着眼镜仔,登时春心蕩漾,六神无主。
      眼镜仔沿路兴致盎然的叙述着,感觉又彷彿重新回到阿宾妈妈软绵绵的身上,脑海好戏连床,蠢血在全身上下沸腾起来。加上他背后被钰慧的胸脯似有似无的碰着,温柔又丰满,让他晕晕忽忽,色焰高炙。
      刚好遇到一个红灯停下来,他垂落左手,无礼的摸在钰慧的膝盖和大腿上。
      「喂,这是大马路上呢!」钰慧不乐意:「少胡闹了!」
      「,」眼镜仔说:「你换成跨坐好不好?」
      「不要!」钰慧说:「干嘛跨坐?会穿梆的。」
      「不会啦,你裙子那么长。」眼镜仔同她啰唆:「好嘛,好嘛,换过来嘛!」
      钰慧拗不过他,撇着小嘴儿滑下车来重新换成跨坐,眼镜仔双手向后扣住她的腰,往前拖来,钰慧的前胸就紧黏在他背上,实在过瘾极了。
      「要死了!」钰慧薄嗔起来:「绿灯了,走了啦!」
      眼镜仔抓住车把手,转动油门,左手却没声没息又摸回钰慧的大腿。
      「喂!你又来了!」钰慧真的拿他没办法。
      「你用包包遮着嘛!」眼镜仔怎么肯放弃。
      钰慧也就只能把包包移到左肩背着,挡住不教路人看见眼镜仔那只魔手的嚣张。眼镜仔受到保护,变本加利起来,手掌反转沿着自己的臀后,塞进钰慧的两腿之间,钰慧改成跨坐之后无险可守,眼镜仔长驱直入,指头很快的佔领她肥腴的私处。
      「唔,黏黏的。」眼镜仔明知故问。
      钰慧在他肩上打了一下,然后扶住他的腰靠头贴着,眼镜仔获得一个软软的、没有抗拒的鼓励,登时色心更生,四指毫无节制的玩弄着钰慧的小丘壑,逗得钰慧燥郁不安,忍无可忍,骚水又是暗一通。
      「不要啦……」钰慧微弱地说:「这样我会难过。」
      「正要你难过。」眼镜仔心想。
      眼镜仔在钰慧细緻的内裤布料上轻抚,再把她油腻腻的水份从隆起成丘的鲜肉中挤压出来,既揉且挑,没个定性。钰慧的小腹环绕起阵阵酸美,无可宣洩之下,张口从后面咬住眼镜仔的左耳,眼镜仔一个恍惚,剎车不及就闯过了一个红灯。
      钰慧衔着他的耳垂不放,眼镜仔全身起鸡皮疙瘩,手指扯开钰慧湿透的内裤,顺着肉叉烧包的左右上下玩弄她疏短的阴毛。
      这真是隔靴搔痒,把钰慧弄得上不上下不下的,眼镜仔则是十分得意,转眼将她的毛儿又是竦起又是抹平,偏偏就没一点理会她那空虚的夹缝。钰慧急恨交加,巴不得痛痛地捶他两拳,眼镜仔还慢慢吞吞,自顾做他的整理整顿。
      钰慧顾不了颜面,玉手抓住他搞怪的左掌,深深的往自己穴门儿口凑去,眼镜仔不敢再诈蒙,知趣的让手指抠进她嫩滑滑的浪肉里,耳朵听见钰慧的呻吟喘息,心里更加得意了。
      得意归得意,注意力就走了样。眼镜仔糊里糊涂的又闯过一个红灯,这回差点儿被一辆横向的车拦腰撞上,那车将喇叭按得震天价响,把俩人的小胆子简直没吓破,眼镜仔连忙双手握紧车把,稳住车身方才过了街。
      钰慧当然满口埋怨,这时学校也快到了,眼镜仔又想来摸她,钰慧却不肯了,护住私处让他不得其门而入,恁凭他怎么哀求就是不答应。
      「转这边,」到了最后一个路口时,钰慧要他走另一边:「我先去阿宾那里。」
      眼镜仔这回真不是味儿,纵然钰慧是阿宾的女朋友没错,但怎么他挑起来情韵要让阿宾去享受,他心中咕哝不停,却也只好随着钰慧的指点转过去。
      到了公寓楼下,巷子很安静,钰慧自后座跳下,从提包中取出钥匙打开楼梯间大门,看见眼镜仔架好车,跟着也走进大门里,便说:「咦?你不是要去学校吗?」
      眼镜仔将她挤到墙角,推上大门,脸顶着她的脸说:「小娘皮,你想过河拆桥啊?」
      钰慧「咯咯」地笑起来,让他在她身上乱摸:「好啦好啦,我要赶快上去,改天回报你嘛!」
      「不成!」眼镜仔吻她的唇:「现在!」
      「唔……」钰慧的小嘴被他封住,说不出话来,手上的钥匙串跌到地上。
      就在快没气了的时候,眼镜仔才放开嘴,大口大口地喘着,低头说:「你看……」
      钰慧随他低头看去,这死鬼,不知道啥时后已经把他那尖尖长长的鸡巴掏出来悬空晃动,丑态毕露。
      「要死了,会有人的!」钰慧骂道。
      「没关係,有人来的话我们会先听见。」眼镜仔死皮癞脸。
      他摘去钰慧的提袋,想尽办法将她扯蹲下来,让那鸡巴头子送到钰慧的唇颊旁四处乱动。钰慧假意矜持,摇头躲开,又说:「也不知道你乾不乾净?」
      眼镜仔已经快要急死了,连声说:「乾净!乾净!保证洗得乾乾净净!」
      钰慧这才半启红唇,含住他龟头的前端,同时用舌尖轻舐马眼,眼镜仔打了个急颤,顾不得什么绅仕风度怜香惜玉,屁股前送,向钰慧嘴里硬冲,钰慧一下子被塞得小嘴满满的,那龟头抵在咽喉好生紧张,眼镜仔已经捧着她的脸抽送起来,幸好眼镜仔一根鸡巴虽然不短,可也不粗,没让她有作呕的不愉快。
      眼镜仔插动得可真快,钰慧算是好心,伸手握住他的根部,帮他同时上下捋动,眼镜仔低声的「喔喔」吼着,那肉棒不免硬得像根铁棒一样。
      他欺负着钰慧的小嘴儿,钰慧并非只帮他消火,她自己也还正热着呢!
      眼镜仔一路上死胀的难过终于得到抒发,本来就高高浮起的青筋更加膨暴凸出,钰慧两片香唇每一次都密密地擦过他龟菱子敏感的边缘,他快乐的夹着屁股发抖。钰慧越舔越认真,眼镜仔白眼直翻,脸上纠结的表情无比滑稽。
      突然他快喘不止,用力推开钰慧,将她拉到楼梯边,要钰慧一脚张跨在二阶上成骑马射箭的姿态,又掀起她的裙子,钰慧正要抗议,他却把钰慧压贴在楼梯扶手上,钰慧圆呼呼的臀部就迎向他翘着,钰慧回过头来,没来得及开口,眼镜仔居然「唰」的一下,动手撕裂了钰慧的丝织内裤弃在一旁。
      钰慧低低地「啊」声惊叫出来,叫声还没停歇,眼镜仔踮起脚尖,把鸡巴对準她的小肉穴,快力推进,迅速準确的刺中她的花心,钰慧气都来不及换,从「啊」声转成长长的「噢……」声,俏脸泛起一片红。
      眼镜仔没让她回味,不要命似地狂抽不止,钰慧被插得心跳都快停了,下体阵阵麻胀,正要缩紧膣肉来配合他,哪知道花心一烫,眼镜仔驰骋的动作却迟滞起来,钰慧傻愣愣地回头望他,才醒悟原来这混帐东西竟然洩精了事了。
      眼镜仔射完浆糊反倒是一脸轻鬆,并且嘻嘻地笑着,应付性的多顶了两下,那疲软没力的鸡巴就软脱离开钰慧美妙的小天地,然后脚跟顿回地面,颠颠地倒退两小步,的确爽死他了。钰慧真是哭笑不得,笨笨的还趴在扶手上不晓得要怎么办,眼镜仔已经在收拾他污秽的裤裆。
      「好舒服!」他说。
      「喂,你……你这样是不负责任的。」钰慧很不满。
      「我还有事嘛,」眼镜仔拉她站起来,这次轮到他摆谱:「快来不及了!」
      「不管!我还要!」钰慧发起小姐脾气。
      「好好好,」眼镜仔学着她刚才的话说:「改天改天!」
      这事就算能改天,现在钰慧也绝对不会肯!可是眼镜仔已经在开门了。
      钰慧两腮鼓得高高的,拾起残破的内裤摔到眼镜仔脸上,眼镜仔还是那嘻皮笑脸的死人样,接住从脸上掉落的内裤,飞过一个吻给她,轻佻地扬了扬眉,然后「喀」的拉上大门,留下不汤不水的钰慧,没多久就听见摩托车声响起又远去。
      「臭男生!死男生!」钰慧边骂边抚好裙子,背上提袋,拾起钥匙串,嘟着嘴踏上阶梯。
      两腿间黏稠稠地,走起楼梯来还真奇怪,忍着里面有东西很想流出来的不安全感,钰慧总算爬上了顶楼。
      阿宾的房间没有灯光,门也锁着,阿宾并没有回来,钰慧心里空洞洞的,既无奈又失望。她摊开钥匙串,正要找出房间门匙,楼梯口明健的房门「呀」的打开,三个人边谈话边走出来,除了明健和淑华,还有Cindy.
      淑华踏出房间,看见钰慧,高兴的说:「好了,钰慧来了!」
      然后她就赤着脚跑过来对钰慧说:「我们都去阿宾房间看录影带可以吗?好无聊哦!不晓得要干嘛!」
      「好啊!」钰慧说,同时开了锁。
      Cindy却在找鞋子,她说:「我不看,我得回去,连长约了要来找我。」
      「唉哟……」淑华提高半音说。
      「唉哟……」钰慧也说。
      Cindy笑得很幸福,穿好鞋子,摆摆手说:「走了!」
      「去吧!去吧!」淑华和钰慧都对她吐舌头作鬼脸。
      Cindy下楼离去,钰慧让淑华和明健进到阿宾房里。她在衣橱里翻着东西,说:「你们自己动手,我想先去洗把脸。」
      其实不用钰慧说,她们早就自己跪到一起在电视机前挑着影带了。钰慧找出一条短裤,拎着毛巾,开门走去浴室,脱掉长裙,转动莲蓬想把两腿间的黏液沖一冲。那凉沁的自来水线射在嫩花瓣上,令她心里又乱了起来,她不禁又诅咒了眼镜仔一次。
      擦好残留的水滴,钰慧没了内裤,就只好把短裤穿上,凉凉的很奇怪。当她再回来,淑华和明健已经挑好片在看着了。
      那是一部喜剧片,热闹得很,钰慧觉得很好看,但是她几天前就看过一遍了。她陪着她们聊了一会儿,再敷衍两句,说是有点累,想歇歇,反正大家都很熟,年轻人更不拘什么礼节,让她俩自己去看着,她躺在阿宾的床上,闭起眼睛养神。
      钰慧虽然闭着眼,可一点睡意也没有,脑袋乱七八糟的,东想西想宁静不下来。
      不久之后,她听见吱吱喳喳的细微声响,她睁起一点点眼皮向外瞧,不禁暗自莞尔一笑,原来是淑华和明健在亲嘴儿。
      俩人越亲越上劲,停不下来,钰慧不去理她们,反正淑华的骚劲她又不是没见识过。接着,俩人就沉静无声,然后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没再听见什么动静,钰慧以为她们亲够了,直到那不一样的「嗯嗯」声突然响起。
      其实那「嗯嗯」声比起原先的亲嘴声要来得更隐约,加上影片的笑闹喧嚷,本来不容易被发现,所以钰慧刚开始也没留意,可是同样的声音一直断续发出,听久了就被分辨出来了。
      「这淑华又再玩什么?」钰慧暗忖,但还是不想管她们。
      「嗯嗯」声越来越高低起伏,钰慧听得脸红耳臊,而「嗯嗯」声中间,又夹杂着「唉唷」声,钰慧实在忍不住了,要看看她们到底在编啥把戏,她斜过头睁眼看去,只差一点没把她看傻,那俩个人,正光着屁股在作爱。
      光着屁股可不是形容词,光着屁股是说她们衣服都还完好,只有下身脱得白白的,刚好头外脚内的对着钰慧,所以钰慧一张眼就瞧见明健凶悍的巨蟒,劲力十足地贯穿在淑华粉红色的肉穴中,棍根头收缩的袋囊摇动不已,被插的穴口水花涟涟,那「唉唷」自然是淑华乐出来的叫声。
      钰慧的注意力完全被她们那紧凑运动的局部所吸引,明健强而有力的扭动,淑华恰到好处的迎挺,果然是默契良好,钰慧感受到她们都尽可能在欢悦对方,爱慾无限交融。
      她艳羡极了,忍不住将手偷偷地抚到私处揉着,才擦乾没多久的小洲地又悄悄湿润了。
      地上的明健好像咿唔的在对淑华说什么,淑华隐约断续地答道:「嗯……哼……别……别担心……哦……她睡了……哦……没那么……嗯呀……没那么快醒……哦……对……好亲亲……用力……啊……像这样……哦……」
      钰慧听得耳根发烫,淑华的曼衍声有点压抑不住,哼呼绵绵,加上黏肉交叠的淫惑声,将钰慧层层包围起来,她不敢乱翻身,免得惊动她们,好像做坏事的是她而不是底下的两条肉虫。
      明健的下半身高低晃个不停,每插一次,粗壮结实的鸡巴就从嫣红又撑饱的穴儿口满挤出一滩水,顺着淑华的大腿滑下来,很快地毯就出现大片大片的潮痕,钰慧妒嫉死了,要是能换一下该有多好。
      现场感度十足,没有人在管电视演什么,钰慧的指头把自己扣得趐麻不已。忽然明健暴躁地狂几十来回,报仇似的彷彿要把淑华弄死,淑华婉转娇啼,俩人触电般地剧震,接着明健慌忙的跃起来,一家伙坐到淑华的胸脯上,浑身哆嗦,钰慧只听见「吱咕吱咕」的吸吮声,她知道大戏落幕了,于是忙不迭地闭回眼睛,假装睡得像真的一样。
      地上传来时急时缓的呼吸,钰慧听见淑华「唔唔唔」的哑巴讲话,明健随便答应了一句,然后开门关门声,外廊响起零落的脚步,走到浴室那里又是开门关门声,想来是明健出去整理善后。
      钰慧心里头嘀咕,怎么不是女生先去,没料到淑华蹑手蹑脚的摸到床边,奇袭地扑进她怀里,双手在她两只乳房上胡乱摸索,钰慧吓了好大一跳,还没拨清楚满头的雾水,淑华就吻上她的香唇。
      钰慧唔了唔,感到淑华的小舌在到处钻,她忍不住轻轻的开启嘴儿,那舌头果然立刻吐过来,并且夹带一种黏淄淄的腥臊液体,倾注了钰慧满满一口,钰慧惊讶的张大眼睛,淑华就在她面前笑得甜蜜蜜的,倒没忘了继续上下其手。
      「再装蒜啊!哎呀……」淑华摸进钰慧的裤脚,发现她里面光溜溜还湿答答的:「哼!骚底货,好不好吃啊?」
      钰慧急忙撑起身子,抽来面纸将那口白浆吐在纸上,再揉成一团扔向淑华不过没扔中,她娇声骂说:「臭淑华,餵我吃什么?」
      「你都乾着急半天了,姐姐捨不得,分一些精华给你吃。」淑华好开心。
      「呸呸!」钰慧才不领情。
      外头浴室有开门的声音,淑华说:「好了,精华的主人要回来了,再装睡罢!快躺好。」
      钰慧板着脸再睡下,翻身向里,接着明健就开门进来了。淑华耍癡的与他依偎两下,然后就换她出去。
      明健坐回地上看那没头没尾的录影带,钰慧背对着他,嘴角还有他淡淡的精液味,房间里的空气好像凝固了那么沉闷,钰慧在想,他会不会像上次一样来偷香窃玉?至少也会来摸摸吧?钰慧有点怕,又有点期待。
      可是明健没有,他就是只待在那儿看电视,直到淑华回来,明健都规规矩矩,让钰慧有些踏空的感觉。
      钰慧搂着薄被单,背后的声音变的有点遥远而悠长,她还略略在自怨自艾,但已渐渐平复,脑袋昏沉不想思考,迷迷糊糊真的瞇起盹儿来了。
      影片的声音然迴荡,淑华和明健窃窃私语,钰慧心底更加怅然,眼皮沉重,真的昏昏睡去。
      也不晓得经过多久,钰慧在纷杂的梦境中感到有人在抚摸她的身体,摸得她意乱情迷,有时在双峰,有时在下腹,温柔细蜜,丝丝入扣。钰慧幻臆是淑华,又像是明健,说不定是阿宾,反正她分不清楚,朦胧中只能静静的享受。
      被毛手毛脚了一阵之后,钰慧发现小屁股凉飕飕的,她也搞不懂是不是裤子被脱掉了,神智还没回到她脑袋中,又觉得有一种热腾腾的感觉压印在两腿之间,造成急迫的美感,欣欣然犹回味间,那热腾腾的感觉倏忽撑破了封闭的花唇,占进她的身体里面来,钰慧受到刺激,突地由惊转醒,睁开眼睛。
      钰慧确定自己还是趴在阿宾的床上,跨腿抱着薄被单睡着,背后有人贴着她,一根鸡巴真真实实地插在她穴儿中,而且缓缓在抽送。
      不消说,这自然是阿宾,钰慧心头一暖,骚水变得丰沛,她闭回眼眸,侧脸贴在床面上,浮起满足的微笑。
      那鸡巴这时开始换快节拍,沏涮沏涮来回动,钰慧「哼哼」的快乐出声,掩不住骚浪情怀,轻摆屁股去承受。插着插着,俩人的动作同时配合着更形激烈,每回都强力的撞击在钰慧的洞底,钰慧浪花泗流,脸上似笑非笑,声音困在喉头浓浊呜咽,直到鸡巴再以涡轮引擎的速度往复时,她才高昂的浪叫,满室生春。
      钰慧痛快死了,憋了一整天,总算让她有机会发飙,她不顾羞耻的要「亲哥哥……快干我……」,那鸡巴也没辜负她的盼望,穿心穿肺的猛干不停,钰慧的食量浅,很快她就觉得已经要崩溃了。
      「啊……好人……我……我要丢了……啊……我好舒服……哦……哦……丢了……真的丢了……啊……丢死了……啊……啊……哎唷……」
      她缩紧蛮腰,让屁股向后张翘,肉壁紧缩,花心张闭不定,欢畅中感到那鸡巴变大变粗,磨刮得更美妙,当她阵阵喷出淫水时,一股强烈的热情也射进她的子宫之中。
      「嗯……好哥哥……」钰慧满意极了:「你好好喔……」
      「舒服吗?」他问。
      钰慧的吃惊非同小可,这并不是阿宾的声音!
      她诧然回头,发现半撑半压在她背上的真的另有其人。
      「连……连长,怎……怎么是你?」钰慧傻傻的问。
      连长露出白白的牙齿笑着:「我找Cindy找不到,你们有同学告诉我她在这里,我上来结果整层楼都没有人,只有你门没关好在睡觉……」
      门没关?钰慧真的会被淑华她们害死,她眨动长睫毛不敢相信这种情节。
      「你……你也真大胆,我……我会生气的!」她装腔作势的说。
      「不会的,」连长说:「我在望远镜里看过你。」
      望远镜是什么一回事?钰慧摸不着头脑。
      「不会的,」连长重覆的说:「看你多快乐。」
      「我……我……我以为……那个……那个……」钰慧很难解释。
      「别管那个了,」连长对她的解释没兴趣,他蠕动起屁股,亲着她的脸颊说:「我又硬了,我们再来一次?」
      钰慧当然知道他又硬了,她羞羞的道:「不要……」
      连长不管她的拒绝,让身将她翻正过来,钰慧抱着胸要守护,哪里挡得住连长巨人般体格,三两下就被摆平了。
      「不要!不要!」
      连长再度侵入她的身体。
      「不要嘛……」
      连长抽动鸡巴,开始干了。
      「哦……」钰慧诚实地叫出来。
      她嘴上不要,臀腰倒是摇个不停。
      「等一等……」连长插了百来下突然说。
      「唔……?」钰慧又是一步踏空,无辜的看着他。
      连长吞了吞口水。
      「我们这事……你不会去跟Cindy说吧?」连长也不是真的完全没有顾虑。
      「那……你会跟我们家阿宾说吗?」钰慧张开亮闪闪的眼睛反问他。
      连长会意地点点头,表示达成协议。
      「还有……」连长又说。
      「还有,」钰慧阻止他:「你如果还有这么多问题的话,阿宾可能要回家来了。」
      连长恍然大悟,马上闭嘴,并且毫不犹豫的抽送起来,反而钰慧就没法闭上嘴了,她连续不停地又喘又哼,双手双脚将连长抱箍的完全分不开。
      活色生香的春宫重新在这房间上演,原始的情慾横流氾滥……
      「喂,还有……」钰慧突然想起:「还有……」
      连长刚好挺到一半,僵僵的停下来。
      「还有,」钰慧说:「那房门……到底关好了没有?」
      「唔……?」连长瞪着她。
      俩人同时转头看去,表情就像排在一起的一对猫头鹰一样。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联系邮箱:mukd8900@gmail.com 激情综合站:幼幼做爰AV视频_2016年最受欢迎AV番号_av网站在线观看_av网站大全 为海外华人服务,提供综合成人信息,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

站点申明: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马上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