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同事的老婆疯狂的一夜

    时间:2018-02-08 我的同事小王和我是铁哥们,他是个钓鱼高手,在办公室的时候也是整天活跃在各个钓鱼论坛上,受他影响我开始和他去钓鱼,并且经常是通宵达旦在河边上疯钓。周末的时候我们还经常带着老婆孩子去河边野炊,边钓鱼边享受天伦之乐,偶尔还一起去KTV嚎上一阵,慢慢的都混熟了,甚至偶尔还开起了略带荤腥的玩笑。
    小王的媳妇叫陈莹,26岁,脸蛋长的一般,但是眼睛很好看,大约一米六的身高,体重估计有一百三十斤,两个乳房异常的饱满,走路的时候真的有点波涛汹涌的感觉了,有时候我和她开玩笑,我说你别走太快了,你想淹死我吗?她没听懂什么意思,我说你知道什么叫波涛汹涌吗?然后两眼色眯眯的看着她的乳房,她反应过来之后就是一阵的笑骂。
    恰逢国庆节,我和小王约好第二天的下午出去夜钓,我答应他开车去他家裏接他。第二天天快擦黑的时候我到了他的家,敲门之后开门的是他的媳妇陈莹,她穿着睡衣,头发用毛巾盘在了头上,像是刚洗过澡的样子。
    孟哥啊,赶紧进来坐。说着陈莹把我引进了屋内。孟哥,来找小王的吗?陈莹问我。
    是啊,我来带你男人去河边风流去。我和她开起了玩笑。
    啊,小王没告诉你他回今天老家了吗?陈莹有点吃惊的回答我。
    啊,没有啊,什么时候走的,这个王八蛋,敢放我鸽子!我心裏有点愤愤起来,约好了的事变卦了,也不给我来个电话。
    呵呵,他早上走的,老家盖房子的事他父亲和邻居闹别扭了,他回家看看。
    哦,需要帮忙吗?我带几个哥们去给帮忙去。我问她。
    呵呵,你以为要打架吗,就是吵了几句,我老公就是怕打架才干赶紧回去的。陈莹笑着回答我。
    哦,那就好,咱儿子呢?一起回老家了吗?我鬆了口气问道。
    是的,正好放假了,老公让孩子回老家玩几天,哎,对了,孟哥,你刚才骂我老公是什么?王八蛋是吧?那你这是骂我婆婆呢,还是骂我呢?陈莹笑着和我开起了玩笑,说完她一双迷人的眼睛盯着我。
    就在这时我猛地发现她的内衣开了个扣子,裏麵竟然是真空的,从开着的缝隙恰好能看到她的乳房的侧麵,虽然看不到乳头,但是乳晕是可以清晰的看到的,靠,这乳房也太大了吧,我有点失态了,眼睛根本挪不了地方,一直盯在她的乳房上。
    陈莹看到我的样子,低头看了一下,一把捂住了胸部,脸腾的一下变红了,说:靠,你个流氓,往哪裏看呢?
    呵呵,我上麵都没看到,这个不怪我啊,你不能用你的错误来惩罚我吧?我蛮不讲理的和她开着玩笑。
    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哦,那也包括你老公吧?
    有一个算一个,都不是好人!陈莹仰着脸和我争执。
    呵呵,好了,你赢了,我承认我偷窥失败。我说着站了起来。
    我得走了,你男人不在家,我怕我在你家犯错误,我得走了,你独守空房吧,哈哈我话音没落,一个沙发的靠背就飞了过来。
    你整天没个正行,不怕嫂子骂你啊。陈莹站起来要送我。
    呵呵,我和我老婆是久经考验的革命伴侣,不像你们小年轻的,我就说说罢了我边说边往客厅的门走(其实我比她和他老公都只大一岁)。陈莹从我身边超过要去给我开门,她身上的香味让我一下子迷离了,那是洗发水加上体香的味道,我最抵抗不了的就是女人洗澡以后的味道。
    我在陈莹开门的瞬间用手按在了门上,咋了?又想说什么啊?陈莹转过身来看着我。那个,什么,那个你老公不在家,你可别出去泡帅哥哈我笑着说。
    还用出去泡吗,帅哥这不都送上门来了吗?陈莹说完有点挑逗的笑看着我。
    送上门了?啊,我啊?我突然明白过来。
    陈莹没有说话,微笑着看着我,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在试探我,虽然平时经常开玩笑,但是上床之类的玩笑还真没开过。
    咳,那个、什么,咱俩不合适的,我不是你的菜,就你这小体格,怎么经得住我的摧残呢,我还是回家伺候母老虎去吧。我故意昂起头,清了清嗓子说道。
    切,别恶心我好吧。陈莹作势要打我。
    别动手啊美女,我说的可都是真的,我每次一个多小时,你不得累哭了啊。我说完赶紧抱住了头,我知道这顿皮肉之苦是免不了了。
    几秒锺后并没有拳头落在我身上,我睁开眼看着陈莹,只见她笑着看着我说:不吹牛你得死是吧,虽然你比我老公帅,但是就那方麵你肯定不如他,你也就是三分锺的料!说完陈莹笑了起来,脸也变红了。
    我心想这是有门了啊,难道今天我要有豔遇了吗,呵呵,这么好的机会可别浪费了,如果不成就当开玩笑了,反正没有别人知道,想到这裏我心一横,两只手按在了她的肩膀上。
    我说大妹子,你让我很没自尊啊,为了表示我的愤慨,我决定要从你这裏找回我的自尊啊,如果我要是把你那啥了,你怎么样,是跳井还是报警啊?你不会抓我的脸吧?我晃了一下她的肩膀,她的乳房也随着动了两下。
    那你可以试试啊。陈莹仰起脸和我对视着,身体靠在了门上。
    靠,不管了,死就死吧。我心裏想着一把把陈莹抱了起来,没想到的是她双手环住了我的脖子,脸贴在了我的胸上。
    我不再矜持了,再装下去我都得骂自己了,三两步来到她的卧室,她的手拍了拍我的脸,指了指客房,呵呵,看来她是不想和我在她和他老公的床上做爱,倒头回来奔向了客房,把她放到床上,接着我趴在了她的身上开始吻她,她热切的配合着我,舌头像一条灵巧的鱼和我纠缠着,我的手解开了她的睡衣,硕大的乳房露了出来,我把她的乳头含在了嘴裏,吸着,她开始呻吟起来,我的手放在了她的另一个乳房上,确实是放在上麵,因为我一只手根本抓不过来。
    陈莹扭动着身子,手不安分的在我的身上摸索着,我穿的是休閑装,三两把我就把自己也脱光了,趴在同样赤裸的陈莹身上,她的腿盘在了我的后麵,疯狂的和我亲吻着,我的鸡巴已经硬的不能自持了,拿着鸡巴就想插进去,别,你去拿个套,在大卧室的床头柜的暗格裏。陈莹用手挡在了阴道口上。
    我晕,不用了吧,我从不在外麵胡来的。我猴急道。
    不行的,我现在不死安全期,乖啊,快去拿,我让你好好的舒服。陈莹麵色潮红,拍了拍我的脸。
    那好吧。说完我光着身子就蹿到了她的卧室,在床头柜的抽屉裏还的发现了暗格,他老公设计的,估计是怕孩子乱翻东西,因为裏麵还有好几个情趣用品,精虫上脑了我也来不及仔细观察了,拿着套套就冲了回去。
    我站在床边陈莹接过套子,撕开了一个套子给我戴在了鸡巴上,我的手在她的大乳房上抚摸着,把她的乳房挤压成各种形状。戴好了套子,我直接把陈莹推到在床上,趴在她的身上,用鸡巴在她的阴道口磨着,她的阴道口已经泛滥了,一片水乡泽国,我的鸡巴对準她的阴道口,慢慢顶了进去,我和她同时呻吟了出来。
    嗯……好胀……陈莹呻吟道。
    宝贝,你的逼好紧,太热了。我说着开始抽插起来,陈莹开始配合着我。
    我每次往裏插的时候,她的阴部就挺上来迎合我,啪啪啪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孟哥,使……劲日我,你日……的我真舒服,你的鸡巴真………大!陈莹在我的攻击下变的语无伦次起来,眼神变的迷离了,脸上泛起了潮红,头发也散乱在了枕头上,光洁圆润的胳膊不停的在我的身上摩挲着,是不是的双手按住我的屁股,想让我的鸡巴更深的插到她的阴道裏。麵对飞来的激情,我有点不能自持,看着陈莹靡靡的样子,我感觉腰眼一酸,精液不受控製的射了出来。
    嘻嘻,我就说三分锺吧,还吹牛,你这回找回自尊了吗?一阵轻笑传来,陈莹取笑我道。
    呵呵,胡说啊,至少20分锺。我有点不好意思了。
    那也不是你说的两个小时吧?就知道吹牛,这回你还吹吧?陈莹边笑边给我把套子拿了下来,晕,你怎么射了这么多,多久没做了啊?陈莹问我。
    快两个星期了,你嫂子去南京学习了,我和谁做啊。我解释道。
    陈莹拉着我的手去了卫生间,她用水给我洗了洗下麵,很仔细,很温柔,嘻嘻,你本事呢,再欺负姐我看看来。陈莹边给我洗鸡巴边用指头轻轻的敲了一下我的鸡巴,她的样子真实迷人,我不禁又有点蠢蠢欲动了,看着我逐渐勃起的鸡巴陈莹有点吃惊了。
    不是吧,这才几分锺啊,你这火气也太大了吧。陈莹说。
    呵呵,刚才那次不算,重新来一次。我挺着鸡巴就凑了上去。陈莹正蹲在地下,用淋浴头冲洗她的下麵。
    哈哈,你滚吧,真不要脸,快回去躺一会去,我洗洗就来。说着陈莹推了我一把,我就回了刚才做爱的卧室,躺在床上心裏不禁忐忑起来,靠,着可是最好的哥们啊,把她老婆上了,这以后可怎么相处啊,唉,真是屌头子一硬,婶子大娘都敢动,这回玩大了。
    正在我惴惴不安的时候,陈莹来到了卧室,把灰缸放在了床头柜上,从烟盒裏拿出两只烟放在嘴上点着了,接着把其中的一只放到了我的嘴裏,我拿着烟抽了两口,手在她的大腿和小腹上来回抚摸着,她熄灭了烟后帮我也灭掉了烟,然后在我的身边躺了下来,拉过我的胳膊,靠在了我的胸上,我的手又不安分的放在了她的乳房上。一阵沉默之后,陈莹先打破了平静,孟哥……
    嗯……
    你晚上还去钓鱼吗?她问我。
    河边上太静了,又没有路灯,我自己不敢去,一会我回家。我回答她。
    嫂子不是没在家吗?别回去了吧,我老公今天更不会回来了。陈莹说完翻过身趴在我的胸脯上,用指尖轻轻的在我的下巴上划着。
    那我在这裏过夜不会有别人来吧?我有点不放心的问道。
    靠,你什么意思啊,你的意思是说我还有相好的会来是吧?她有点怒了。
    姑奶奶,你误会了,我是怕你家裏别的人会来,你妈妈不是和你住一个小区吗?我连忙向她解释。
    陈莹一下子笑了,说:如果咱俩正办事呢,我妈来了,你说她会告诉我老公吗?顶多偷偷骂我两句得了。
    也是哈,你妈又不是你婆婆,那咱不怕了,来动手吧。我说着又趴在了她的身上。
    孟哥,等一会,我裏麵现在还哆嗦呢,你刚才太猛了,和没见过女人是的,连气都顾不得喘了,哪有你这么玩命的啊。陈莹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
    真的啊?那你来高潮了吗?我赶紧问道。
    两次,你刚进去我就高潮了,你射的时候又来了一次,刚才在卫生间我的腿还哆嗦呢,你没看见啊?陈莹的手放在了我的鸡巴上轻轻的抚摸着。
    我靠,我以为我真的废了呢,嘻嘻,没想到还让你高潮了。我亲了一下她的脸道。
    其实时间也不短了,二十多分锺,比我老公两次的时间还长。陈莹说着把腿压在了我的大腿上。
    我晕,你耍我呢,那会还说你老公多厉害。我笑着问她。
    你晕什么晕,我总不能说我老公不行吧,你听了还不得马上把我那个了啊。陈莹反驳我说。
    呵呵,那我总算没丢人,虽然不到我平时水平的一半。我有点沾沾自喜了。
    你别给鼻子就上脸哈,把你美的,看我怎么收拾你。说着陈莹就趴在了我的身上,把我的胳膊举过过头顶,和我双手十指相扣把我压了起来,她的舌头在我的脸上慢慢的舔着,从脸颊舔到了耳朵,然后把我的耳垂含在了嘴裏,吮吸着。
    她的乳房紧贴在我的胸脯上,两个白花花的乳房随着她的动作不断的变换着形状,我的鸡巴瞬间膨胀,从她的大腿的缝隙顶了上去,她扭动着屁股,阴毛在我的小腹上来回滑动,又痒又刺激,她的阴道口若即若离的摩擦着我的龟头,我瞬间崩溃了,想拿出手来扶着我的鸡巴插进去,陈莹感觉到了,加大了抓我手的力度,坏坏的笑着说:怎么,你想造反吗?说着亲在了我的嘴唇上。
    我扭了一下脸,急急的说:好宝贝,我受不了了,让我进去吧。
    美的你,看你还吹牛不,就不让你进去。陈莹说着故意把阴部往我鸡巴上使劲一压又马上离开了,我感觉鸡巴上凉凉的,那肯定是她阴道离出来的水,她肯定也动情了。孟哥,你想日我是吗?陈莹调皮的看着我。
    你说呢。我说着把鸡巴往上顶了一下。
    嘻嘻,不要脸,我可是你哥们的老婆,你连我都日了陈莹色色的说。
    我……谁让你奶子这么大的啊。我有点穷词了。
    哈哈,奶子大你就日啊,大街上奶子大的女人多了去了,你日日看啊。陈莹边说边加大了身体扭动的力度,嘴裏故意呻吟着,我知道她是故意的,故意让我着急,索性就配合她,死皮赖脸的求她,说她太性感了,以前就幻想过和她做爱什么的,在我一番糖衣炮弹的攻势之下,她终于妥协了,看你还算老实,姐就再便宜你一次。说着她鬆开了我的手,拿着我的鸡巴对準她的阴道口慢慢坐了下来。
    你这鸡巴真是宝贝,竟然能这么硬,啊……好烫……陈莹的身体开始前后动了起来,她的上身不动,屁股和腰的配合让我的鸡巴在她的阴道裏来来回回的摩擦,她每动一下,硕大的乳房就颤微微的动起来,她抓起我的手放在了她的乳房上让我揉捏她的乳房,她疯狂的扭动着身体,眼神又变的迷离起来。
    亲爱的,你的鸡巴日的好深……啊……又日到最裏麵了,老公,你以后别日别人,光日……我好吗……老公,你今天晚……上……日我一夜哈……陈莹随着动作幅度的变大,话更加变的语无伦次起来。
    好……日的慌……老公,你……的鸡……鸡巴日……我的逼……逼了……老公……孟……哥,你使劲往上顶,日……死我……行吗……
    看到陈莹淫蕩的样子,我双手环住了她的屁股,配合她的扭动,让我的鸡巴在她的阴道裏来回的冲撞,不一会儿她的表情变的扭曲了,眼睛往上翻着,露着白眼,浑身发抖着伏下了身体,身上和脸上有了细密的汗珠,她来高潮了,阴道裏开始了不规则的痉挛,每一次痉挛都伴随着她淫蕩的呻吟。
    我双手抱着陈莹,抚摸着她的背,背上也同样有着细密的汗水。我让她躺下趴在她身上,鸡巴又一次插了进去,刚插了几下,她突然紧紧抱着我说:哥,别先日,先别动,我逼裏太麻了。
    我顺从的停了下来,开始亲吻她的脸颊,慢慢的亲到了她的脖子上,别,别给我吸出来红印,让我老公看到我就死定了。陈莹感觉我在吸她的脖子挣扎道。
    我低下头,舌尖在她的乳晕上转着圈,慢慢的转到了她的乳头上,我张开嘴把她的乳头含在嘴裏,吮吸着,用舌头把她的乳头挤压在我的牙齿上,她佝偻起身体呻吟着说疼,看她慢慢的平静了,我的鸡巴又开始慢慢的抽插起来,她也配合我了,我向下插的时候她就往上迎合我,啪啪的撞击声和她的呻吟声有充斥满了整个房间。
    孟……哥,你和我老公那么好,你怎么这么使劲日我啊……孟哥,你别把我日死了,你要是日死我了我老公就不能日我了,你以后也日不到我了,使劲孟哥,你日死我,老公,你的鸡巴让我的逼吃下去了,孟哥,以后你经常日我好吗,太喜欢让你日我了,你日的时间好长,我太想了。
    时间快过去了一个小时,陈莹开始疯狂了,嘴裏的呻吟也大了起来,我知道她这是又要来高潮了,我要和她一起来,我冲刺的速度狂插了一分多锺,她来高潮了,头顶着枕头,眼睛紧闭着,咬着嘴唇,身子往上拱了起来,乳房高高的挺着,我兴奋的猛插了一下,把鸡巴顶在了她的阴道最裏麵,急促的射了进去,我每射一下,她阴道裏就痉挛一下,呻吟声也随之加剧,当一切平静之后,我怕在她的身上,亲吻着她,鸡巴还在她的体内。
    宝贝,我没忍住,射你裏麵了我小声的告诉她。
    嘻嘻,我知道,射裏麵舒服,我喜欢。她脸色潮红的坏笑着。
    那你说不是安全期,怀孕怎么办啊?我有点不安了。
    傻样,上一次让你戴套是因为你下麵那东西没洗,我才不会让你直接插进来呢。说完陈莹捏住了我的鼻子。让你坏,刚才我都喘不过气了,你还使劲日我,太坏了
    啊,啊。我来回扭着头挣脱了她捏我鼻子的手。
    呵呵,你鬼精鬼精的,是不是以前有过偷吃的经验啊。我问她。
    陈莹说:真没有,不过结婚以前和同学有过,但是每次都带着套的,不过次数也不多,加起来不过十来次吧。陈莹继续说:结婚七年了,还真没有出轨过,今天让你给占便宜了。
    我感觉到她是真诚的,应该没有撒谎。一阵的亲密过后,我们有点昏昏欲睡了,我拿出纸先给她清洁了下麵,然后用湿巾给她擦了擦阴道口的周围,她的大阴唇开始向两侧翻开着。
    她乖乖的躺着,眼睛看着我一句话也不说,我清洁自己的卫生后,她抱着我的脖子,趴在我的怀裏用手轻轻的摸着我的鼻子,我拍了拍她光滑的脊背,她乖乖的闭上了眼睛,我也慢慢的睡着了。
    我一觉醒来,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我动了一下被陈莹压麻的胳膊,她也接着醒了过来。
    醒了啊宝贝。我亲了一下她温柔的问道。
    嗯,亲爱的,我饿了。陈莹说完眼巴巴的望着我。
    你是不是晚上没吃饭啊?我问陈莹。
    是的,都是你这个坏蛋,来我家就欺负我,害的我没做饭,这么晚了吃什么啊?说完她撅着嘴撒着娇用肉肉拳头轻轻的打我的肩膀。
    宝贝,我车裏有吃的,我下去拿,本来是晚上我们喝啤酒的下酒菜,估计到明天也坏了,我下去拿,等我哈宝贝。说着我下床穿上了衣服。
    陈莹裸着身体也下了床,双手抱着我的脖子。亲爱的,你别一去不返了哈,不然明天我去你家闹去。陈莹撒娇的摇晃着我。
    嘻嘻,怎么会呢,我还没欺负够你呢,我几分锺就上来,别急哈宝贝。
    陈莹顺从的送开了手,你说话算话哈,你今天晚上怎么欺负我都行。说完陈莹把脸埋在了我的胸膛上。
    在楼下的后备箱裏,我拿出来烤鸭和酱香猪蹄,一阵香味铺麵而来,看来我是真的饿了,在环顾四周无人之后,我提着东西又蹿了上去,这次没敢坐电梯,幸好她家是六楼。门市虚掩着的,我直接推门进去。
    陈莹已经穿上了睡衣并摆好了餐具,还打开了一瓶红酒,陈莹看到烤鸭和猪蹄高兴的叫了出来:呀,太棒了,我爱死你了,这都是我爱吃的。说完她抱着我的脸狠狠的亲了一口。
    我说你怎么这么肉呢,喜欢吃这些能不胖吗?我和她开玩笑。没想到陈莹一下子黯然下来,低下了头眼圈红了。坏了,我这是捅篓子了,哪能说女人胖呢。我心裏想着赶紧把他抱在了怀裏。宝贝,你误会我了,我可没有嫌你胖的意思,说实话我真的喜欢胖点的,你知道你嫂子瘦和排骨一样,她那乳房就是两个也比不上你的一个大啊,真的,我从内心就喜欢你这么丰满的。
    我接二连三的道歉,陈莹的脸色终于变的好点了,我赶紧送开了她,倒上红酒,端起一杯放到她麵前,然后拿起一块猪蹄放在她的手上,结果她却哈哈大笑起来,笑的弯下了腰,眼泪都要流出来了,我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着是笑啥呢,我转着圈看了下我的衣服,也没啥缺陷啊,这是笑啥呢?看到我的样子她笑的更厉害了。
    我说,亲爱的,这大半夜的你笑啥呢,你吓死我算了。我有点迷糊了。
    陈莹终于止住了笑声,哎呀,笑死我了,你看看,我左手拿着猪蹄,右手端着红酒,恐怕全世界只有你敢这么嚣张了。说完她又笑了起来。
    哈哈,吓我一跳,我以为你笑什么呢,早知道我买两根红蜡烛,再扛一个唱片机上来了,省得没那个气氛。我鬆了一口气,笑了起来。
    我和陈莹喝一口红酒,互相拿着猪蹄让对方啃一下,时不时的她就笑了出来,她还撒娇的让我喂喂她,大半只烤鸭和半盘子猪蹄下肚之后,气氛愈加的轻鬆起来,我问她:你老公是不是不疼你啊,刚才你怎么那么伤心啊?那会儿我真不是有意的。
    其实也还可以的,就是生完孩子以后他和我亲热的次数就越来越少了,要不就是晚上不回家去钓鱼,或者半夜回来,也不管我睡没睡着,只要他想了,就直接进去,完事以后他总是呼呼大睡,根本不理会我的感受,还说我太胖了。
    我听完了马上安慰她说:其实男人也有喜欢胖点的女人的,比如我,再说了,女人胖不都是因为生了孩子吗,要不是给孩子喂奶乳房也不会下垂,哪个女人都喜欢美的,女人因为生孩子身材变形了,这恰恰显示了女人的伟大,这变形的身材就是一枚军功章嘛。
    呵呵,你别吹了,你就是嘴上说说罢了,哪有男人不喜欢自己老婆苗条的啊。这次陈莹总算没有再变脸,我知道她是相信我喜欢胖女人了。
    帮陈莹收拾完了下桌子,简单的洗漱过后我们又回到了床上,脱光了衣服,她把玩着我的阴茎,我抚摸着她的乳房,她问我:你是不是经常锻炼啊,那会一下子就把我抱起来了。
    呵呵,我从小农村长大,地裏的活都干过,咱底子好,头几年我早上一直跑步哪。说着我炫耀起了我的肱二头肌。
    呵呵,是挺结实的,真羡慕你老婆。陈莹又一次把脸贴在了我的胸膛上,我老公体力不行,每次就是几分锺,他要是有你一半就好了。她小声的说。
    那以后我们经常做爱吧,我好好的疼你。我紧紧的抱了一下陈莹。
    不行啊,我要是被你喂馋了,我和我老公就更麻烦了,孩子都好几岁了,我不想出什么意外的,我老公其他方麵还行,对我家人也特别好,他就是太木讷了。陈莹的声音更小了。
    那以后咱俩还能做爱吗?我也小声的问她。
    陈莹摇了摇头说:说真的,我好喜欢和你做爱,但是我的愧疚感让我不能和你继续的,你还记得以前野炊的时候你和我开玩笑吗,我当时下麵真的有反应了,心裏想要是能和你做爱的话,肯定很舒服的,但那也只是想想,我真不敢,再说你和我老公关係这么好,万一传出去,你俩就完了,和你过这一夜我就很满足了,亲爱的,你再疼我好吗?
    陈莹说完手开始抚摸我的鸡巴,我的鸡巴又变的硬了,我让她侧躺着,从她的后麵插了进去,右手抚摸着她的乳房,抽插的速度慢慢的快了起来,换了好几次动作,因为做过两次的原因,这次的时间更长了,陈莹还是那么激情四射,让我真的欲罢不能,在她又一次的高潮中,我又一次的射到了她的体内,这次我们谁都没有动,就让下体紧紧的贴在一起,搂抱着沉沉睡去,那一夜我们一共做了五次,最后一次我射出来的精液很少了,我估计也就是很透明的一点液体了。
    这就是我和同事老婆的疯狂一夜,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好几年,但对于我仍然是一段不能忘怀的记忆,和陈莹的故事从我第二天的清晨离开她家以后就没有再延续,我们说好了,就当时一场春梦,后来我们两家也还有出去野炊过,从她的眼裏我能感觉到她对我不一样的温柔,我相信她也能感觉到我对她难以释怀的眷恋。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联系邮箱:mukd8900@gmail.com 激情综合站:幼幼做爰AV视频_2016年最受欢迎AV番号_av网站在线观看_av网站大全 为海外华人服务,提供综合成人信息,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

站点申明: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马上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