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月大陆 第六章 亲情难断

    时间:2018-02-09 计无咎和善青一步出房门,绾贞就从后堂悲泣着跑出来,扑进于凤舞的怀中颤声说道:「大姐!我……」
      「不要伤心啦!」于凤舞轻轻地拍了拍绾贞的背心:「这是很正常的,你哥哥想乘机击败我们,好夺得青州的控制权。」
      「可是我们现在都这样了,他居然还趁火打劫!」绾贞十分伤心地说道。
      「哎哟,我的傻妹妹啊!」随后走出来的晨月在-边说道:「你哥哥很具有用兵的能力啊,会想到利用这样的时机,你应该感到骄傲。」
      「晨月!」于凤舞颇为下悦地叫道。
      「啊,对不起!」晨月马上会意地说道:「我刚刚是大气愤了,所以说的话让你伤心了。对不起啊,绾贞妹妹!」
      绾贞抬起头来,双眼红红的,低声说道:「没有什么,这本来就是让人气愤的事情。我去劝劝哥哥,让他不要来和我们交战。」
      「不行。」晨月摇着头说道:「谁知道他会对你怎么样呢?再说,我们根本就不怕他们的进攻。哼,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到底谁才是这场战斗的胜利者,还要看最后的结果。」
      「我……我……」绾贞虽然对用兵一窍不通,但她和于凤舞、晨月她们相处了一段时间,听得出她们话中的含义,显然她们对于自己哥哥伊思的这次进攻心中早有打算,而且看起来是很有胜算的。
      如果真的让她哥哥伊思以及抚养自己多年的义父阳建在安阳被于凤舞她们击败,她也是非常难受的,毕竟现在两边都是她最在意的亲人。
      「我想去劝一下哥哥。」绾贞犹豫了半天,终于还是咬着嘴唇,说出了心里的想法,她望着于凤舞的眼睛中闪动着一丝坚毅的光芒。
      「如果他能够退兵的话,对大家都是一件奸事。无论如何,请给我一个机会试试吧!」
      于凤舞的眼中闪过一丝异色,她真的没有想到素来温柔随和的绾贞居然会有如此的心志,从她的口气可知她是下了极大的决心,一定要做到这件事的。
      晨月还是不同意,她提醒绾贞道:「你这个时候去见你的哥哥,非但不能劝说他们退兵,反倒有可能会被他们留下来,甚至囚禁……」
      「我一定会回来的!」绾贞的眼巾闪动着奇异的神采,她用不容置疑的语气对晨月说道:「不管结果怎么样,我都会回来的,因为这里是我的家。而我想这样做的原因只是想尽自己的力而已,不然,我的心会永远不安的。」
      「好!」于凤舞拉起了绾贞的小手,对绾贞说道:「你真的想去,我们也不拦阻你了,明天就由龙小妹和她的近卫团护送你去。记住,不管结果如何,你都要平安回来。」
      「谢谢!」绾贞欣喜地点头,她的眼眶虽然是红红的,但脸上却露出了如释重负的表情。
      「记住哦,千万要平安地回来喔!」晨月见到于凤舞同意绾贞的要求,她也只有转变话题,打趣道:「不然的话,等我们家老爷回来,发现自己的心头肉不见了,我们可担当不起。」
      绾贞的一张脸蓦地通红。她知道论口才,自己如何是晨月的对手,便借口要去準备一下,转身跑掉了。
      晨月还想再取笑几句,于凤舞却在她的耳边轻轻地说了一句话。
      「是你故意把天龙失蹤的消息传到那个会长的耳朵里吧?」
      晨月的神情明显僵了一下,转而笑道:「就知道瞒不过大姐你。老实说,这个会长相当讨厌的,对我们鸣玉阁的生意也有很大的影响,所以我乾脆趁这个机会把他除掉。如果他没有对天龙怀恨在心,也就不会钻这个圈套了。」
      于凤舞摇摇头,缓声道:「你还真是厉害啊,一石三鸟!」
      「对不起,」晨月不好意思地说道:「我应该事先和你说一声的。」
      「下次做这些事情的时候,记得先和别人打声招呼,免得让别人措手不及,一点心理準备都没有。」
      见到晨月这样说了,于凤舞只好把自己想说的话嚥下去,用一句玩笑话带过,稍稍规劝一下。
      于凤舞知道晨月多年来一直控制着鸣玉阁的所有活动,一个人独立指挥规模庞大的商业帝国,现在要她一时完全改变自己的作风,也是不容易的事情。
      而且真正说起来,晨月做的事情正是自己也想做但又难以下手的事情,像这样故意搂一个陷阱让别人自动跳进去的事情,于凤舞并不怎么喜欢去做,只是有时候
      情势逼迫她不得不去做,她最喜欢的是在战场上堂堂正正地击败对手。
      和晨月商议一下具体的行动计划,随后于凤舞将等候在外面的向飞召进来,让他明天一早给绾贞她们带路,前往天河新军的驻营地。
      「我任命你为百骑长,给你一百骑兵,你一定要保证绾贞夫人的安全。」
      于凤舞的眼睛紧紧盯住向飞,见他的神情先是一喜,然后又是一忧,最后用坚定不移的口吻答道:「卑职誓死保护绾贞夫人!」
      第二天一大早,龙灵儿带着三百名近卫团的战士护送着绾贞的马车,在向飞一百名骑兵的前导下,朝青牛岗进发。
      向飞手提一把战斧,走在队伍的最前面,他知道这任务是于凤舞元帅用来考察自己的胆识和能力的,自然是精神抖擞。因为有龙灵儿和她的近卫团战士相肋,使得他对于这次任务充满信心。
      转过青牛岗,打石谷在望。谷中因为驻扎着数万的天河新军,营盘林立,旌旗满天。
      「站住,你们是什么人?」
      在打石谷的谷口处,绾贞的车队被天河新军的士兵拦住。数百名天河新军的士兵以一个半月形的弧度将她们图起来,手中都平端着强弓劲驽,一派如临大敌的模样。
      向飞往后望了望,见龙灵儿并没有从绾贞的车里现身,知道这两位少夫人将与对方的交涉权交给自己,便朗声说道:「天龙军团特使前来拜访伊思殿下!」
      一个头目模样的天河新军将领恶狠狠地说道:「你们好大的胆子,还想见我们的伊思王。给我上!」最后一句话是对天河新军的士兵下令。
      天河新军的士兵发出了一阵吶喊声,杀气腾腾地向前踏上一步。
      向飞大喝一声,有如晴天霹雳,一下子震住了天河新军的士兵。他望着那个天河新军将领,冷声说道:「你才是狗胆包天,这是你们天河新军的待客之道吗?还是伊思殿下授意你们要这样做的?」
      看到那个天河新军的将领显然是愣了一下,向飞更加心中有数了。想他们这样规模的队伍大张旗鼓往这边走来,可能没有到青牛岗就已经被天河新军的伏哨探子
      所侦查,也自然会马上报到他们的大营。
      这一路上一定都是在天河新军的监视之下,如果真的要对付自己一行人,那么根本就不会让自己到达打石谷。
      「你们还是让开吧!」向飞又上前一步,对这个天河新军的将领施加压力:「免得耽误了时间,你可担待不起。」
      这个天河新军的将领脸一阵青一阵红,片刻后蓦然大喝道:「不过我这一关,你们休想过去!」
      此话一出,他身边的一个偏将脸色微变,急忙凑到他的耳边低声道:「库普将军,这样可不妥当!」
      这个名叫库普的天河新军将领强硬地说道:「如果连我也不能击败,他们就没有资格去见伊思王!」
      「没有问题,让我看看你的实力吧!』
      说罢,向飞哈哈一笑,大声道:「接我一招!」
      向飞的手一扬,一道白光乍现,有如一轮寒月划破天际。库普看得清楚,是一把小小的飞斧,正在空中翻翻滚滚地朝自己急速飞来。
      「来得好!」库普大喝一声,手中的盾牌一扬,迎上了向飞发出的小飞斧。
      「噹」的一声,小飞斧被撞得朝上扬起,但没有等到库普高兴一下,耳边传来数位同伴的惊呼声。
      「将军小心!」
      原来这把被撞飞的小飞斧并没有离开他的身边,在空中翻了一个身,又朝他的头顶斩落下来。这时库普才发现,这把小飞斧的后面还有一条细细的链子,而向飞正是透过这条链子在遥控这把小飞斧攻击。
      「哼,彫虫小技而已!」
      库普的盾牌一举,护住了自己的身子,同时另外一只手中的大剑随着身形的前移,斩向繫在小飞斧后面的链子。
      库普的大剑击中链子,小飞斧顿时失去了行动的后续力量,猛的缠在大剑上,在剑身绕了好几圈。
      「哈哈,这一下你没有花招了吧?」
      库普得意地一笑,盾牌一闪,正準备要攻击对手时,就觉得寒气逼人,一股杀气罩向了自己的脖子。举日一看,冷汗顿时冒出。
      不知何时,向飞已经冲到他的跟前,手中那把巨大的战斧正对準了他的脖子处。
      原先因为盾牌的缘故,库普并没有发现向飞的战斧已经攻到自己的身前,这时盾牌旁移,露出了他的上半身,自然便落入向飞的攻击中。
      向飞冷冷地看着库普,手中的战斧距离库普的脖子仅仅只有一线,在库普的脖子上甚至可以看到肌肤受不了斧刀上的寒气而爆起的汗毛。
      没有想到向飞有这样的实力,在控制远端的小飞斧的同时,还可以冲到自己的身边用战斧发动攻击,库普是输得心服口服。
      他太小看这个身穿百骑长服饰的法斯特军了,以为凭着自己这个统帅五干军兵的猛将,便足以羞辱法斯特军一番。
      「住手!你们太不像话了!」
      阳建的身影出现在天河新军的后面,他亲自来迎接天龙军团的特使了。
      天河新军的大帅帐中,伊思的军师维尼见到天龙军团派来的特使居然是这样两个女人时,不禁愣了一下。方才库普的行动便是出自他的头脑,因为很快就要和叶天龙的军团作战,他要鼓舞起天河新军的士气,以消除前段时间叶天龙的军队连战连胜对天河新军将士的心理影响。
      但没有想到,库普的一番作为非但没有吓住对方,反而在一对一的交手中,还被对方一个区区百骑长击败,真是让他有一种偷鸡不成倒蚀一把米的感觉。
      再看到伊思和阳建见到绾贞时脸上那种複杂的表情,维尼知道这其中的内情应该是非常不简单的。果然不出所料,伊思的脸色数变之后。让大帐里面的所有人都出去。而此时,绾贞也望了身边的龙灵儿一眼,龙灵儿马上明白了她的意思。
      「到底这个女人和伊思有什么关係呢?」在走出大帐的时候,维尼的心中不停地转着,显然她和伊思以及阳建有着非常不同寻常的关係,在这样的情势下,这些因素是非常值得注意的。
      看看旁边的阳建,他的脸上有一种说不出什么滋味的神情,有悲有喜,有痛苦有担心,维尼不禁陷入沉思之中。
      龙灵儿担心地望了一下绾贞,却见她的脸色一片平静,便不再多说什么,按照在车上时和绾贞的约定,也走出了大帐,让里面的两个人单独对话。
      很快的,大帐里面就只剩下两个具有同一血统,却仅仅是见过数面的兄妹。
      「是于凤舞她们派你来的吗?」
      在初期的冲击过去之后,伊思先从兄妹之情中脱出身来,压下心中的複杂感情对绾贞说道。
      「不是,是我自己要来的!」绾贞望着眼前既陌生又熟悉的哥哥,心中是说不出的滋味。
      「这样就好,你不用再回到那个男人的身边了,哥哥现在有能力保护你的安全!」伊思十分兴奋地对绾贞说道:「我一直在担心你在那个好色男人那里受到什么样的待遇,现在不用再去受苦了!」
      「你错了!」绾贞摇摇头:「我在叶大人的身边很好,比以前还要快乐。」
      「这样啊……」伊思沉默了下来,大帐的气氛又陷入不知所措的感觉中。
      「我来找哥哥,是想让你收手退兵的。」绾贞低声地说道:「为什么要打下去,
      难道死的人还不多吗?」
      「现在是我们不打,就会被他们消灭的!」伊思的拳头握起来。
      「不会的,叶大人和于凤舞姐姐都说了,只要你不来攻击,他们就不会和你交战,现在你不是已经拥有天河国原来的土地吗?为什么还要继续打下去呢?放手吧!」
      伊思的脸上闪动着奇特的光彩,望着绾贞道:「现在不是我放不放手的问题,而是我能不能放手的问题,所有的将士都想看到我作为一个王者应该取得的胜利果实,我怎么可以退呢?」
      「那前些日子,你不是也退兵过吗?」绾贞不解地问道:「那个时候,大家相安无事多好啊!」
      「对不起,那时是那时,现在我们已经有了详细的行动计划,张烈的军队也在赶来,如果于凤舞他们害怕了,可以献出安阳,带兵向我投降。看在你的份上,我不会为难他们的!」
      绾贞不知道,那个时候,一来是他们摸不清楚叶天龙的实力到底有多少,居然可以连连战胜自己的军队,二来是伊思也不想自己和叶天龙的部队硬拚,而让张烈得到好处。因为跟随在伊思身边的都是天河老臣一脉的人,他们和张烈身边那些天河新贵之间是有着利害冲突的。
      「你不会赢的!」绾贞忍不住说道:「为什么要打呢?」
      伊思猛的一愣,连忙问道:「你知道什么呢?为什么这样说?难道于凤舞已经有什么计划?」
      绾贞摇摇头:「于凤舞姐姐被人称为美女战神,你们怎么可能打败她呢?」
      伊思不禁哈哈大笑起来:「我的妹妹啊,你对于凤舞的信心也太盲目了吧?」
      「哥哥,你不要忘记了,在艾司尼亚,是叶大人把你放掉的,这个情你怎么可以不管呢?」
      一说到这个,伊思的脸上显出一副愤怒的神情,咬牙切齿地说道:「他是个卑鄙的家伙,利用这个机会得到了你的人,难道你都忘记了吗?」
      见到绾贞还要再说什么,伊思一摆手,说道:「不要再说了,你就留在我身边,从今以后都由哥哥照顾你。」
      绾贞无声地望着伊思,半晌才缓缓地说道:「你还记得当时你离开艾司尼亚的时候,我说的话吗?」
      伊思愣了一下,只听见绾贞慢慢地说道:「我还想再努力一次,哥哥你还是退兵吧,这样打下去,是没有胜算的。只要守住天河的故土,你就应该知足了啊!」
      「现在有这样的机会让我可以得到比天河故国更大的上地,我为什么要放弃呢?」伊思毫不迟疑地说道:「我不但可以重新建立天河国,而且还可以达到父辈们没有达成的目标,让天河国强大,你也应该为这个目标奋斗的!」
      绾贞呆立了半天,才摇摇头,说道:「我已经说过了,我为天河国所尽的力已经尽到了,现在只是不想看到我的同胞哥哥出什么事情,所以才向于凤舞姐姐请求来劝说你的,现在看来我是白来了。」
      「等等!」伊思看到绾贞转身往外走去,使出声叫住她:「你还要回去吗?还是留在哥哥的身边吧,我们天河国一脉的人就只剩我们两个了,难道还要分开吗?而且,你不想看到哥哥建立一个新的强大的天河国吗?难道不想帮助哥哥吗?」
      绾贞猛的转身:「我现在已经不是天河国的人了,我是法斯特帝国东督,青州总管叶天龙的妻子!如果想留下我的话,那就只有把我的尸体留下了!」说罢,转身走出了大帐。
      「慢着!」伊思从后面疾冲而出,口中大叫道。
      但他的手还没有碰到绾贞的身子,就觉得眼角处人影一动,一股强烈的劲气冲到,将他的手震开,接着是一记强劲的爪劲袭向自己的头面,让他除了往后退之外根本没有别的办法。
      龙灵儿站在绾贞的身边,怒目看着伊思:「你想干什么?」
      看到是这个当初在艾司尼亚轻鬆击败自己的少女,伊思是又气又恨,但也不敢再冲上去,免得在众人面前大丢面子。
      在伊思身边当护卫的数十名大汉可不知道龙灵儿的厉害,当下便要冲上来,而这边近卫团的战士也不甘示弱地亮出了武器。
      向飞不禁暗暗叫苦,不管如何,现在是在天河新军的大营里,身边可是有数万名天河新军将士,自己这些人如果真的冲突起来,绝对是有死无生,但事到临头,也只有拚了。
      「都给我住手!」阳建大喝一声:「太不像话了!」
      见到阳建这样的发怒,天河新军的那些士兵也就只有停住脚,拿眼睛看他们的主帅伊思王,见到他也没有什么反应,只是呆呆地望着绾贞,便慢慢收起了武器。
      绾贞神情複杂地望了阳建一眼,在龙灵儿的保护下朝自己的座车走去。
      看到绾贞走向她的座车,阳建口齿启动,但半天也没有说什么。快要到车门的时候,绾贞一手拉住车门的把手,转身对阳建说道:「大人多多保重!」
      剎那间,维尼看到阳建的眼中闪过晶莹的光芒。再看伊思,也好像傻了一样,只是望着绾贞慢慢上了座车。
      绾贞的车队行出了大营,伊思和阳建他们一回到大帐,维尼就忍不住问道:「殿下,她到底是……」
      伊思黯然地说道:「是我的妹妹!」
      「那绝对不可以让她走的啊!」维尼惊叫道:「殿下,她也是天河一脉的,怎么可以让她成为敌人的一员呢?」
      伊思摇摇头:「我不能照顾自己的妹妹已经很对不起父王了,如果再让她不快乐的话,真是……」
      「殿下!」阳建对伊思说道:「现在只有这样做了,凡是成大事者就必须要有所捨弃的。现在足为了天河的大业,不要想太多了!」
      维尼歎道:「我还是建议把她追回来,毕竟她是我们天河的一份子!」
      伊思摆手道:「不要再提这些事情了,我们还是再仔细计议一下攻打安阳的计划吧!张秀雅等一下来的时候,我可不想被她看轻了!」
      维尼一笑,他知道张烈把自己的妹妹派来的最大原因是想让伊思和张秀雅之间能够有感情发生,一直以来,张烈就想把他的妹妹嫁给伊思,好使得天河国的权力真正完全落入他的掌握之中。
      见到伊思和阳建要开始讨论,维尼便找了一个借口,到大帐外将手下的心腹召来密密的交待了一番,然后若无其事地返回大帐。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联系邮箱:mukd8900@gmail.com 激情综合站:幼幼做爰AV视频_2016年最受欢迎AV番号_av网站在线观看_av网站大全 为海外华人服务,提供综合成人信息,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

站点申明: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马上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