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文工团员最后的下落 第十章

    时间:2018-02-09 第二天我被押进牢房时的第一个感觉就是怪异,牢房中央摆着一个不大的铁笼,笼子里似乎满满地塞着一团白肉,那肉还不时地蠕动一下,还有女人痛苦的呻吟断断续续地从笼子里传出来。
      我定睛一看,不禁大吃一惊,笼子里塞的竟是林洁!
      那是一个用么指般粗细的铁棍焊成的铁笼,只有3尺来长,高、宽都不过2尺,林洁高挑个子,身材也算丰满,竟被塞进这么小的笼子里,真是不可思议。
      她实际上是跪趴在笼子里,两脚被锁在笼子的两个角上,腿岔开着,手被反铐在背后,穿过铁条伸出笼外,锁在纵担在笼顶的一根木槓上,因此她光洁的后背紧贴着笼顶。
      我忽然发现林洁在笼子里被3根木槓死死枷住,痛苦异常。每根木槓都有小臂粗细,一根离地半尺,压在她的脖子上,因此她的头根本没有活动余地,只能侧着脸、紧贴冰冷的地面。
      另一根更低,紧压在她的腿弯处,这根木槓不仅迫使她高高撅起屁股、紧紧贴着笼壁,而且压住她的膝盖向两边分开,贴着笼子的两侧无法併拢,使她的阴户和肛门都一览无遗地暴露在外人伸手可及的地方。
      最狠毒的是第3根木槓,这根木槓正好横插在笼子的中央,压住林洁纤细的柳腰,但它的高度只及笼子的一半,由于她的头被压在最低处、手被铐在笼子的最高处、屁股也被拘得撅到最高点,腰成了高低悬殊的身体两端勉强的过渡,现在硬生生地把腰压低半尺,几乎等于把她全身的骨头生生截成两段,她忍受的痛苦可想而知,难怪她呻吟得那么凄惨!难道她就是这样渡过了整整一夜?
      可当我再细看时才发现,还远远不止如此,她张开的大腿内侧挂满了新鲜的白浆,笼底的地上积了一大滩龌龊的黏液。我清楚地记得,昨天冷铁心给她上电刑之前仔细地清洗了下身,这就是说,林洁被拘在这狭小的铁笼里面,他们还不放过她,这群禽兽居然隔着笼子的铁条轮姦她,从留下的污物看,轮姦林洁的男人不下十几人,我忍不住哭了。
      林洁在痛苦中意识到了我的存在,用有气无力的声音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向我倾诉:「小袁,我痛……他们电我的屁股……像用上万把小刀割肉……痛死我了……」
      我哭得喘不过气来,我不知道应该怎样安慰她°°我最要好的姐妹。
      林洁见我哭得死去活来,反过来安慰我:「小袁别哭,我挺得住,他们什么也问不出来,除非把我打死……你要照顾好大姐,她有身孕……」
      我忍不住「哇!」地大哭起来,林洁也跟着呜咽了起来。
      牢门被推开了,进来一个匪兵,他手里拿着一个粗瓷盘,见我们在痛哭,大声喊道:「哭什么哭,早招了不就没事了!」说着把瓷盘放在地上,对林洁说:「冷处长给你送来的早饭!」
      我往瓷盘里一看,惊得差点叫出声来,那里面是5、6条肥大的蚂蟥!难道他们要让林洁吃下去?
      那土匪并未强迫林洁去吃蚂蟥,而是把瓷盘从铁笼的缝隙放入笼中,然后托起林洁的乳房,将瓷盘放在了乳房的下面。
      林洁的乳房本来就很丰满,这几天受刑后又格外肿胀,吊在胸前晃来晃去十分显眼。本来她的手铐在笼顶,乳房垂下来吊在半空,但她脖子上压的那根木槓迫使她肩膀着地,结果乳房就拖到了地上。瓷盘放到笼中,刚好在她两个乳房之间,白嫩的软肉把瓷盘各压住半边。
      盘子里的蚂蟥感觉到了来自两边的温暖,蠕动着向乳房的方向爬去,黝黑粗肥的身躯在洁白光亮的盘子里缓慢地移动,情形十分恐怖。
      林洁发现了越来越迫近的危险,拚命想抬高上身使乳房离开瓷盘,但压在脖子上和腰上的两根木槓打碎了她的企图,她徒劳地扭动了两下,无奈地放弃了。
      几只蚂蟥爬上了她洁白柔软的乳房,她挤在铁笼里的身躯开始发抖,被压在地上的脸憋得通红。那几只蚂蟥好像闻到了血腥,争着向沾满血迹的乳头爬去,林洁恐惧地晃动身躯,但她能够活动的余地很小,乳房又拖在地上,根本没有作用。
      有两只蚂蟥捷足先登,分别到达了两个乳头的顶端,很快找到了结了血痂的奶孔,坚硬的三角形头部一头扎了下去。
      「啊……不……痛啊……」林洁的声音颤抖着。蚂蟥的头比针尖大的多,乳头被撑得胀大了一倍,血痂纷纷脱落,殷红的血顺着蚂蟥黝黑的身子渗了出来。
      林洁痛得拚命扭动全身,连屁股都在前后左右毫无目的地转动,那匪兵见了,竟趁火打劫,掏出早已硬挺的肉棒,隔着笼子「噗」地插入了林洁的阴道。
      蚂蟥的身躯在不可抗拒地一点点挤入林洁柔软的乳房里,匪兵将粗大的肉棒插在她阴道中,定定的一动也不动,她痛得不顾一切地惨叫失声:「啊呀……啊呀……啊……」儘管下身插着男人的肉棒,她仍然忍不住全身胡乱的扭动,匪兵「哈哈」狂笑,似乎得到了莫大的乐趣。
      这是一幅无比残忍的画面,在一个不知情的外人看来,一个男人将自己的阳具插在一个被关在笼子里面的姑娘的身体里,那男人似乎对姑娘的肉体并不感兴趣,虽然插入了,却一动不动;倒是姑娘疯狂地扭动着,好像是在寻求快感,而且莫名其妙地凄厉地惨叫。
      这残忍的游戏持续了近半个小时,两只蚂蟥都钻入林洁的乳房,没了蹤影,只留下不断淌出的鲜血和另外几只试图跟进的蚂蟥,匪兵也在林洁不顾一切的扭动中射了精。
      他拔出软缩的阳具,跑到前面看了看林洁乳房上的情形,抓起一只乳房将外面趴着的蚂蟥扒拉到瓷盘里,然后从腰里抽出一只旱烟袋,用个小木棍挑出一点烟油,捅到奶眼里。
      钻到里面的蚂蟥立刻有了反应,蠕动着拚命向外挤,但它钻进去时造成的伤口都是向里翻的,现在向外一爬,嫩肉像被犁头重新犁过一遍,林洁痛得满头大汗,惨叫不止,全身又疯狂地扭动起来。
      匪兵转过另一边,抓住林洁另一只乳房照样炮製一番,外面的两个匪兵听见林洁的叫声进来看热闹,好奇地看着那家伙摆弄女兵的乳房。
      那家伙把烟油子捅进这边的奶眼后,看了一眼刚进来的两个匪兵,指着林洁疯狂扭动的屁股,淫笑着说:「老弟,这时候干进去,不用动弹,包你过瘾!」
      两个匪兵一听,争先恐后地脱了裤子,其中一个快一步,「噗」地将肉棒插入了林洁的阴道。林洁似乎已对身后发生的情况没有了知觉,不顾一切地扭着、叫着,那匪兵心满意足地站在那里,不一会儿竟真的射了精。
      待两只蚂蟥都从她的乳头里爬出来,两个匪兵已都在她身体里射过精,蚂蟥和林洁都软得动弹不得了。先前那个匪兵把刚爬出来的蚂蟥拿走,又把瓷盘连同刚才剩下的4只蚂蟥放在了林洁两个乳房之间的地上。
      刚才的残酷场面又再次出现了,林洁已是精疲力竭,蚂蟥却是精神十足,在林洁声嘶力竭的哭喊声中再次全部钻入了她的乳房。
      蚂蟥第二次钻进林洁乳房的当儿,冷铁心和郑天雄带着几个匪兵进来了。冷铁心蹲下身端详着锁在铁笼中的林洁痛不欲生的脸,狞笑着说:「林小姐,这一夜可好啊?你要是不招的话,我让你夜夜都这样过!」
      说完努努嘴,跟来的匪兵抽出插在笼中的木槓,打开手脚的铐子,开了笼门把林洁拖了出来。经过一夜残酷折磨的林洁不要说站,连躺也躺不住,像一快散了架的软肉瘫在地上喘息,腿还习惯性地蜷缩着。
      冷铁心道:「扶林小姐起来!」两个匪兵抓住林洁的胳膊把她架了起来。
      冷铁心扫了一眼只剩两条蚂蟥的瓷盘,盯着林洁肿大的乳房看了好一会儿,捏起沾满血污的乳头,看着像小嘴一样咧开着的奶眼嘲弄说:「林小姐,生孩子可不是这么个生法,你赶紧招了,我马上送你去外国,好好生个孩子过日子。」
      见林洁不理他,他牙一咬说:「好,我先帮你把这两个东西弄出来!」
      说着右手拿起一根巴掌宽的竹片,左手平托起林洁的乳房,高高举起竹片,「啪!」的一声脆响,竹片打在柔软的乳房上,一道红印顿时肿起,血从乳头中窜了出来,溅了他一身。
      林洁浑身一颤,无力地在两个匪兵手中扭动了一下,「啊」地叫出了声。郑天雄见状,托起林洁的另一个乳房也照样打了起来。
      随着一阵「劈劈啪啪」的脆响,血花四溅,林洁的两个乳房在这两个恶魔手里迅速地肿了起来,不一会儿,两个乳头上都露出了一截黑色的肉身。冷铁心一手捏住露出的半截蚂蟥身体,一手握紧林洁的乳房,猛地一拉,蚂蟥被生生抻了出来,后半截的肉身完全被洩成了红色,林洁「啊呀」地惨叫起来。
      郑天雄学着冷铁心的样子将另一边乳房里的蚂蟥也揪了出来,林洁终于痛昏了过去。
      一桶冷水把林洁泼醒,她四肢摊开躺在地上喘息,冷铁心蹲下身摆弄着仍在流血的乳房说:「我今天给林小姐预备了一份大礼,不过,开始之前要先来点前戏,给你活动一下筋骨,万一你要是幡然悔悟,可以少吃不少苦头,也可以免去我们很多麻烦。」
      他说着,几个匪兵已经把林洁的手脚都铐了起来,又把两副铐子捆在一处,使她成四马攒蹄状。他们用一个铁环弄住捆在一起的铐子,把林洁吊了起来。
      他们把她升到齐腰的高度停住,她的头向后仰着,头髮散乱地垂下来。一个匪兵脱下裤子,岔开腿站在林洁头前,她的脸刚好对着匪兵骚臭的阳具,她痛苦地闭上了眼睛;另一个匪兵也脱了裤子,来到林洁身后,抓住她高吊着的大腿,用硬挺的肉棒顶住了她的下身,林洁被两根肉棒夹在了中间。
      冷铁心抓住林洁仍在流血的乳房,一边揉一边说:「林小姐,你现在是「四体朝佛」,不过佛能不能保佑你,就看你自己的了!」说着一点头,后边的匪兵将粗硬的肉棒向她下身捅去。
      他捅的不是阴道,而是肛门,林洁浑身一震惊叫起来:「不!不要……那里不行!」那匪徒根本不管林洁的哭叫,全身用力插了下去。
      林洁的肛门虽已几次被异物插入,还被弄得血肉模糊,但对于勃起的男人肉棒还是太紧窄了,匪兵的插入十分费力,他在后面一用力,林洁的身体就被推向前面,她的嘴就顶住了那边那个匪兵的阳具,她赶紧闭上嘴,任那骚臭的肉团在自己脸上蹭来蹭去;后面的匪兵藉着前面的顶力,一点一点将肉棒挤入林洁血肉模糊的肛门。林洁痛得脸都变了形,痛苦的呻吟声在牢房里迴响。
      十几分钟过去了,粗硬的肉棒全部插入了林洁的肛门,冷铁心使了个眼色,匪兵抓牢林洁的大腿向后一躬腰,肉棒退出半截,已全被鲜血洩红,他猛地一运力,将肉棒又全根插进去,血花飞溅,林洁「哎呀」一声惨叫起来,叫声未落,她被肉棒的冲力推着,脸扎进了前面那个匪兵的胯下,叫声一下就闷了下去。
      匪徒们一阵哄笑,后面的匪徒再次拉出肉棒,又一次冲刺过来,「呱」的一声,匪兵的胯部与林洁的屁股撞在一起,肉棒又不见了蹤影,紧接着又是「呱」
      的一声,林洁的脸又撞进了前面匪兵的胯下。
      匪兵们狂笑着玩着肉体相撞的游戏,直到肉棒喷出浓白的精液。待匪兵从林洁的肛门拔出肉棒,红白两色的浆液呼地洩了出来。林洁大口喘着粗气,被肉棒撑开的肛门好像合不上了,大张着向外淌着黏液。
      冷铁心走过来抓起她散乱的头发问:「现在想说了吧?」
      林洁艰难地摇摇头,冷铁心气得一甩手:「好,你有种!我马上让你知道什么叫厉害!」
      他们把林洁放下来,拖上一个事先準备好的木台。那檯子约两公尺见方,两端各有一排粗大的铁环,林洁平躺在檯子上,双臂平伸穿进铁环里被牢牢捆住;两条腿被向外拉开,双脚被绑在台角。
      冷铁心走到前面,扭过林洁的脸狞笑着问:「林小姐还没有生过孩子吧?」
      四周响起匪徒们的淫笑。
      他一手抚摸林洁鼓胀的乳房,一手拨弄她红肿的阴唇道:「没生过孩子怎么算是真正的女人?今天我成全你,让你尝尝生孩子的滋味!你要是不想生,就赶紧招供,否则我就让你一个一个生下去!」
      说着,他从檯子下面的箱子里拿出一个黑色的东西,那东西样子很怪,一头是个二尺来长的橡胶棒,捍面杖粗细,胶棒的一头连着一个同样粗细、半尺多长的橡胶管,胶管的尽头是死的,看样子十分结实,胶管表面布满了刺状的颗粒,而胶棒的表面则满是横七竖八的纹路。
      冷铁心把胶棒的头掉过来,那里有个气嘴,一个匪兵从箱子里取出一个脚踏气泵,将气泵的气门接在胶棒的气嘴上,一阵踩踏,胶管像气球一样胀了起来,原来胶棒中心有一条气管通向胶管。
      胶管的四壁显然十分厚实,踩了半天气泵它才膨胀到拳头大小,表面的颗粒却全部直立了起来,使它看上去像一只小刺猬。
      冷铁心将这个张牙舞爪的怪物举到林洁面前,说道:「这是一个4个月大的孩子,你现给他作一回娘,把他给我生出来!」
      林洁眼里露出了恐惧,大声地叫道:「不,不要……我……」
      冷铁心乘机逼问:「那你说,你们用的密码究竟有几种?」
      林洁痛苦地转动着头继续大叫:「我不要,放开我……」
      冷铁心发狠地说:「你不招,就只好让你生了!」
      说完扭动了一个什么机关,胶管「嗤」地一声放了气,又恢复了原先软塌塌的样子。冷铁心用手指拨开林洁红肿的阴唇,将胶管顶在胶棒前面插进了她的阴道。近二尺长的胶棒插进去大半,顶在里面插不动了,看来已经捅进了子宫。
      冷铁心一抬手,一个匪兵飞快地踩起气泵,空气被注入了深埋在林洁身体里的胶管。林洁开始痛苦地呻吟,平坦的腹部出现了一个不起眼的凸起,她难受地扭动屁股,抽动大腿,但完全是徒劳,肚子里的鼓包越来越大,露在阴道外面的橡胶棒随着肚子的膨胀在一点点向外退。
      那只可怕的「刺猬」在林洁的子宫里肯定已经张开了它全部的毒刺,对这样一个根本就没有结婚的年轻姑娘,这无疑是一种极为残忍的酷刑,我清楚地看到她焦躁不安地扭动身躯,但她没有任何力量阻止它不断的膨胀。
      冷铁心看看气泵上的压力表,示意打气的匪兵停下来,他一手抚摸着林洁微微凸起的光滑腹部,一手攥住胶棒逼问:「你想好了?现在可要生了!你生过这个孩子,以后就别想再当娘了!怎么样,说还是不说?」
      林洁闭上眼,坚决地摇摇头。
      冷铁心气的骂了一声:「妈的!找死!」两只手同时抓住橡胶棒用力一拧,向外拉出来。林洁全身立刻绷得像石头一样硬,声嘶力竭地叫起来:「哎哟……
      痛……痛……啊呀……」
      冷铁心用力拉了几下,橡胶棒竟纹丝不动,林洁虽已被匪徒们反覆轮姦,但毕竟还是个姑娘,阴道也只有插进肉棒的尺寸,拳头大小的「刺猬」比它大差不多一倍,怎么能够出来啊!
      冷铁心显然深谙此道,他信心十足地来回扭动着手里的胶棒向外抽,林洁被那东西搞得全身痉挛,惨叫声不绝于耳,听的人心里只打冷战。
      冷铁心拉了半天,拉得满头大汗,橡胶棒仍然停留在原位,血却顺着阴道渗了出来。郑天雄见状上前一起抓住了橡胶棒,冷铁心朝他使个眼色,两人同时发力,「嘿」地一声,棒子被拉出了一寸来长,鲜血呼地涌了出来,林洁「啊呀」
      一声惨叫,死命地抬起屁股,然后又无力地摔在檯子上。
      显然「刺猬」进入了阴道,林洁的下腹和大腿都在剧烈地痉挛,头疯狂地摆着,喉咙里凄厉地响起哀嚎:「啊呀……痛死我了……呀……放开我……痛……
      痛啊!……」
      那「刺猬」却根本不管她的惨呼,一寸寸地挤了出来,不一会儿,阴道口自己扩大了,橡胶棒在里面竟四面挨不着肉。很快,兇恶的「刺猬」露出了头,它把林洁的阴道撑得扩大了一倍,带着大量的鲜血冲了出来。
      被活生生拉出阴道的「刺猬」真的像一个血肉模糊的小孩,鲜血淋漓的样子让人心惊。林洁躺在檯子上昏死过去,下身的血流了一地,嘴里还喃喃地念着:「痛……痛啊……我不生……痛死了……」
      这惨烈的场面让我们每一个在场的被俘女兵都哭了,我发现大姐的脸上也泛着晶莹的泪花。
      冷铁心用水沖净了「刺猬」上的血污,但没有放气,反而装上气门向里面继续充气。匪兵们用水沖洗了檯子上的血迹,也沖洗了林洁的全身,当冷水浇到她的脸上时,她出了一口长气甦醒了过来。
      冷铁心走到林洁面前拍着她的脸说:「怎么样小姑娘,当娘的感觉怎么样?
      不过,你生的只是一个不足月的孩子,不算数,你看!」说着他举起重新充了气的「刺猬」,只见那胶管竟被吹到小西瓜大小。
      他恶狠狠地说:「这才是足月的孩子,你要么招出来,要么把他从你的小骚穴里生出来!」
      林洁脸色变得惨白,转过头不看他的脸,嘴里只吐出一个字:「不!」
      冷铁心气得「啪!」的一掌拍在檯子上大叫:「让她生!」
      「嗤」地一声,胶管里的气被放掉,重新塞入林洁已被撑大的阴道,用橡胶棒捅进了她的子宫。檯子下面响起「呱哒呱哒」的声音,随着这单调的声响,林洁的肚子越来越凸,半个小时之后,林洁的肚子已经快赶上大姐了,但他们仍不罢休,继续拚命地踩着充气泵。
      气已经很难充进去了,每踩一下,林洁就痛苦地哼一声,当匪兵停止充气的时候,她的肚子已凸得像座小山。她痛苦地摇晃着身子,来回摆着头,张着乾裂的嘴唇大口喘着粗气,一双失神的大眼睛绝望地望着上方。
      郑天雄用他的籐鞭敲着林洁高高鼓起的肚子威胁道:「你可想好了,不招,这孩子你可得给老子生出来!」
      林洁上气不接下气地「啊……啊……」呻吟着,好像根本没听见他的威胁。
      他挥挥手,上来两个膀大腰圆的壮汉,四只大手紧紧抓住橡胶棒,冷铁心给他们一个手势,他们「嘿」地一声巨吼,合力将棒子在林洁的阴道中拧了一圈,接着马上又往回拧了一圈。
      从外面都可以看出林洁的肚皮翻滚了起来,她全身的肌肉同时痉挛了,惨叫声同时冲口而出:「啊……呀!……呀!……」
      郑天雄看着像出水的鱼儿一样在檯子上痛苦翻腾、直翻白眼的林洁,担心地小声问:「不会把这娘们弄死吧?」
      冷铁心咬着牙摇摇头,他心里有数,他仔细地研究过林洁的状况,特别是她阴部的状况。她毕竟是个年轻姑娘,身体底子很好,连日的轮姦和苦刑不仅没有真正伤及她的生殖系统,反而使她的阴部对施刑更敏感、也更有耐受力了。
      现在她子宫里的橡胶球实际上小于足月的孩子,女人的阴道毕竟是为生孩子而生的,通过一个有弹性的橡胶球不会危及生命。不过,没有宫缩的助力、没有羊水的润滑,把这个橡胶球「生」出来比真正生一个孩子要痛苦一百倍,而这恰恰是他要的效果。
      「刺猬」在林洁的子宫里已转了好几个来回,她的挣扎和哀嚎都减弱了。冷铁心一抬手,两名大汉攥紧了黑色的橡胶棍,一脚踩地、一脚蹬在檯子上蓄势待发。
      冷铁心拨拉着林洁汗湿的头髮道:「最后给你一个机会,说还是不说?」
      林洁无力地摇摇头,冷铁心一掌拍在檯子上,两个大汉咬牙运气,「嗨……
      呵……」一声吼,黑色的胶棒一点点朝外移动起来。
      林洁像被雷劈中一样,先是绷紧了身子一动不动,屁股渐渐升高,但很快就达到了极限,「砰」的一声摔在木台上,凄厉的哀嚎再次响起:「啊……啊呀!
      妈呀……痛啊……妈妈呀……痛死我了……妈……」
      血又顺着胶棍流了出来,从小腹上可以看出橡胶球在一点点向外移动,林洁全身都是汗津津的,已经哭得死去活来。
      忽然,「刺猬」停住不动了,两个大汉努了几次劲都没有拽动分毫,他们也是大汗淋漓,不解地看着冷铁心。
      冷铁心沉着脸,狠狠点了下头,两人拼尽全身力气猛地一拉,只听林洁下身「卡吧」一声脆响,「刺猬」忽地冲出一大截,阴道口猛地张成喇叭口形状,可以清楚地看到里面红色的肌肉在一抽一抽地剧烈抽动。
      很快,浑身长满刺的橡胶球在阴道口露头了,已经看不出它原先的颜色,它已完全变成一个血球,当它的大半部份都拽到阴道口外的时候,冷铁心示意两个匪兵鬆了手,只见那球不停地颤抖着,竟自己一点一点地被吐了出来。
      血流不止,林洁的阴道口已变成了一个大喇叭口,「刺猬」虽然已经离开了她的身体,阴道里面的肌肉还在不停地抽动,彷彿仍在向外「生」着孩子。
      林洁全身被汗水和血水浸的透湿,人已经完全昏迷过去了。如果不是亲眼看见整个惨烈的过程,无论如何也无法让人相信这血淋淋圆滚滚的「刺猬」竟是从那原先只比铅笔粗不了多少的小肉洞里「生」出来的,现在林洁胯下的肉洞已经可以毫无困难地伸进男人的拳头了。
      冷铁心看看已无法继续审讯,给林洁的下身简单地止了血,扔下她躺在木台上呻吟,气哼哼地带着人走了。
      我们都不顾一切地哭出了声,高声呼唤着林洁的名字,外面看守的匪兵大概也被刚才血腥的场面震慑了,没有人干涉我们,任我们大声呼唤林洁、大骂土匪惨无人道。
      林洁一直没醒,死了一样地躺在檯子上昏睡,只是偶尔呻吟一声:「啊……
      痛死我了……」才让人知道她还活着。
      又到了天黑的时间,可恶的土匪又来拉我们去供他们玩弄、羞辱了。
      我和大姐还是先被押到郭子仪的房里,我厌恶地发现,那个把林洁害惨了的冷铁心也在这里,郭子仪显然有意向他炫耀他侮辱大姐的把戏。
      当大姐的乳汁被挤出来沖刷着老土匪的阳具时,我脑子里乱得像一锅粥,全都是林洁的惨状,不经不觉之间,这老家伙的阳具又在我的手中硬挺成了一门小钢炮。我糊里糊涂地被他们扔上了床,手被铐在背后躺在那里发抖,我以为老家伙要当着冷铁心的面姦淫我,可他没有,而是把我交给冷铁心摆弄。
      冷铁心扒开我的腿,满有兴致地摆弄着我的阴户,又揉搓了一会我的乳房,盯着我的脸说:「司令,这丫头确实是个绝色,下盘也好,难怪司令喜欢。」
      我听着他的话,浑身直起鸡皮疙瘩,忽然觉出他的手在揉我的肛门,顿时一惊。
      郭子仪也发现了他的举动,感兴趣地问:「女人屁眼也能玩?」
      冷铁心笑着点点头,一把将我翻转过来,迫我岔开腿跪着撅起屁股,一根有力的手指抠弄着我的肛门。
      冷铁心说:「司令,其实女人的屁眼比骚穴还好玩,在外国就专门有人爱玩屁眼的。你看,这丫头的屁眼长得多标緻!又圆又紧,像一朵漂亮的菊花,还没有开苞,插进去肯定舒服。」
      说着,那根手指真的插进了我的肛门,不像以前几次,插进一点就停下来,这次,那根粗大的手指全部插了进来,还在我的肛门里左右扭动,我难受得扭了扭屁股,下意识地想夹紧大腿。
      一个大巴掌「啪」的拍在我屁股上,郭子仪厉声说:「老实点,别乱动!」
      冷铁心把手指从我的肛门中抽了出来,竟放在鼻子前闻了闻,郭子仪好奇地问:「这娘们屁眼不髒吗?」
      冷铁心哈哈大笑:「这是她真正的味道!恭喜司令,这妞确实不错!」
      郭子仪似乎不放心地问:「当真不髒?」
      冷铁心笑笑说:「司令不必担心,铁心自有道理。」
      他与郭子仪耳语几句就出去了,郭子仪立刻兴奋起来,命人把我推到一张太师椅上,跪在上面撅起屁股,我的手脚被分别捆在椅座和椅橙上。
      郭子仪淫笑着拍拍我的屁股说:「你不愿意伺候爷?今天就拿你的小屁眼开刀,让你哭都来不及!」
      正说着,冷铁心回来了,跟着他的匪兵放下一盆乳白色的水走了,我看见他手里拿着的,正是那天给林洁灌辣椒水用的管子,立刻恐惧得浑身发冷,大声地哭叫:「不,我不要!」
      郭子仪嘿嘿一笑:「要不要,可就由不得你啦!」
      一只大手按住了我的屁股,一根有力的手指按在我的肛门上揉了揉,接着,一个冰冷的东西插了进来,我想起那个闪着寒光的钢嘴。那钢嘴插进我的肛门约有一指深,接着「咕噜」一声,一股冰凉的液体冲入了我的肚子,我拚命收紧肛门,可根本无济于事,大量的凉水源源不断地从插在肛门里的钢嘴吐出来,进入我的肠道。
      要命的是,那根本不是普通的凉水,而是冷铁心的人端来的那盆乳白色的液体,灌进肠道后在我肚子里翻江倒海一般,我的肚子「咕咕」地叫了起来。
      灌进来的水越来越多,我的肚子开始鼓胀起来,我忽然感觉出现了强烈的便意,肚子里的鸣叫声老远都能听到,我几次收缩肚子和肛门,但便意却越来越强烈,我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不顾一切地大叫:「放开我,让我去厕所!」
      冷铁心嘿嘿笑了起来:「怎么,袁小姐,要屙呀,那就在这儿屙吧!」
      天啊!这怎么行,虽然我已经无数次地被这群禽兽姦淫,身上的每一个最羞于见人的器官都被他们反覆玩弄过,在他们面前完全无尊严可言,但我无论如何无法在一群男人面前排泄,我几乎是哭着哀求他们:「放过我吧!求求你们,让我去去,回来做什么都行!」
      冷铁心戏弄地问:「你要去干什么?」
      我语塞了,这样的字眼在他们面前我如何说得出口?
      他们看出我的窘态,得逞地哈哈大笑。
      腹内的压力越来越大,我急得不知如何是好,突然发现塞住肛门的钢嘴在向外滑,是冷铁心在往外拔。我急得哭了,大叫:「不行……不……放开我……不要……」
      话没说完,钢嘴已经拔出了我的肛门,我拼尽全力收紧肛门,但根本抵不住肚子里的强大压力,一股液体喷涌而出,我羞忿交加,无力地叫着:「不啊……
      不行啊……」一阵「哗啦哗啦」的声音传进我的耳鼓,一股夹杂着肥皂味的臭气扑鼻而来。
      足足五分钟,我肚子里的东西才全部排泄完。
      我正羞得无地自容,一个匪兵把一盆黄汤放在我面前,冷铁心讪笑道:「真能屙呀,袁小姐,这么标緻的小姐原来也屙臭屎啊!」
      我不知如何是好,只有闭上眼睛,任他随意侮辱。
      一股冷水浇在我的下身,我一惊,他们又要干什么?
      我还没明白过来,那个可恶的钢嘴又插了进来,我绝望了,瞪眼看着铜盆里乳白色的液体一点一点被吸走,灌进我的肠道里。我的肚子又一次剧痛、又一次「咕咕」作响,钢嘴又一次被拔走,我又一次当众喷出粪便。
      我以为结束了,可是没有,冷铁心居然把着郭子仪的手交他如何灌肠,他们竟然又给我连灌了三次,直到我的肛门里喷出来的都是清亮的净水。
      他们把我解下来重新扔到床上,我浑身无力,只有任他们摆弄。我知道我在劫难逃,肯定要再一次成为郭子仪的玩物。
      郭子仪兴奋地把手指插入我的肛门,一直插到底,转了两下后拔出来,放在鼻子前闻闻道:「嗯,确实有一股兰麝之香!」
      两个土匪哈哈大笑。
      郭子仪问:「老弟,怎么个干法?」
      冷铁心道:「司令别急,要是我审犯人吗,就这样干下去了,不过,她会很痛,您也不舒坦。既然您喜欢她,我们也来个怜香惜玉。」
      郭子仪忙问:「怎么个弄法?」
      冷铁心指着我的下身道:「跟司令借这丫头的小骚穴一用?」
      郭子仪说:「你用,你用!」
      冷铁心把我翻过来仰面朝天,扒开我的大腿,掏出他已经勃起的阳具,朝我的阴道插了下来。我已心如死灰,死人一样任他在我身体里抽插,不一会儿的工夫,一股滚烫的精液冲入我的子宫。
      他把我翻回来,仍让我跪趴着撅起屁股,他射在我身体里的精液呼呼地流了出来,他用手指拦住流出的精液,顺手向上一抹,抹到我的肛门上,接着他一手把我阴道里流出的精液拦到肛门,一手的手指将这些精液抹在我肛门的四处,随后手指插入,「咕叽咕叽」地将精液带入我的肛门。
      这时他对郭子仪说:「司令,都好了,请您上马吧!」
      我一听哭了起来,徒劳地想扭动屁股,可一双粗糙的大手早已扳住了我的屁股,一条粗大的肉棒也已顶住了我的肛门。天啊!那么粗的肉棒难道要插进我的肛门?
      不容我多想,肉棒已经开始向我的肛门里面挺进了,我大叫:「那里不行,放开我,我听话……」那条肉棒却自顾自地向里插去。我试图收缩肛门,但抹在肛门口的精液帮了他的忙,肉棒一点点地顶了进来。
      我感觉肛门酸胀,随着肉棒的进入开始痛起来,痛感越来越强烈,我忍不住叫了起来。谁知我的叫声似乎鼓励了郭子仪,他的肉棒插得更有劲了,不一会儿就插进来寸许。
      我感到一个硕大坚硬的东西塞在屁股里,十分难受,一面拚命哭叫,一面扭动屁股,试图把肉棒甩开,谁知我这一扭却帮了他的忙。他原先是顶住我的屁股一个劲地往里插,只能一点一点地进;我这一动,使他的肉棒退出一点,然后他掐住我的要往后一拉,肉棒猛地冲入一截。
      他尝到了甜头,改为一退一进,少退多进,不一会儿肉棒就插进了半条,我觉得屁股要被他插成两瓣了,痛得钻心,大声地哭叫。
      忽然肉棒几乎全退了出去,我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忽觉抓在我腰间的大手一紧,火热坚硬的肉棒猛地全力冲了进来,一下就冲到了底,我痛得脑子里一片空白。正在这时,他开始来回抽插了,这一下,不仅有疼痛,还有酸胀,甚至有空虚,所有的感觉都涌了出来。
      郭子仪似乎格外兴奋,连续抽插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比他平时姦淫我的时间还久,最后当我全身酸软、几乎要昏厥的时候,一股洪流冲入我的身体……我身上最后一块处女地也毁在他手里了,我已经彻底沦为他的玩物。
      郭子仪拔出阳具后大叫过瘾,兴奋之余,把我赏给了冷铁心。那一晚,在郑天雄的房里,冷铁心和郑天雄睡在一张床上,把我夹在中间,我一整夜都是在他们俩的被窝里轮流渡过的,他们俩各姦淫了我3次。
      最后,他俩让我侧身躺着,一前一后夹住我,同时把阳具从我的阴道和肛门插入我的身体,两人的抽插都极端兴奋和狂暴,似乎把因白天审讯林洁失败而憋了一肚子的气都发洩在我的身上,我被他们插得下身酸胀、全身趐麻。
      最后,当两股滚烫的洪流同时冲进我的身体时,我实在忍不住叫了起来,那声音很淫蕩,我自己听了脸都红了。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联系邮箱:mukd8900@gmail.com 激情综合站:幼幼做爰AV视频_2016年最受欢迎AV番号_av网站在线观看_av网站大全 为海外华人服务,提供综合成人信息,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

站点申明: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马上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