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到女友堂妹高潮了

    时间:2018-05-17 应线上广大狼友要求,好多人问我接下来的发展,本来是想说就此一篇不再发文,不过既然我自己也爱写,又蒙各位青睐,那我继续把我那两年二专的生活写下去。
    我想这一间学校,要是对台湾四技二专地理位置有研究的,应该已经猜出来我在讲哪里了。
    我在那,真的过了非常荒淫而且大开眼界的两年,在那裏我知道人只是一种动物,性爱这档子事,原来可以这么平常。
    这样还不知道我在讲哪一间学校吗?阿就在竹南的山区那一间咩,好了…不要再问了,如果还是很想知道,就在回覆里问我吧。
    自从上次跟小若还有容容的人生第一次3P之后大约过了一个多月,这段时间裏面我就都没看到容容,虽然都在同一间学校,不过我感觉容容可能是怕见到我会尴尬,所以刻意躲着我吧。
    其实这间学校的学风真的不好。
    读书,对我们来说,是浪费时间的一种奢持品。
    就在某天下午我接到小若的电话「老公,我今天晚上过去你那边唷。」
    我翘着二郎腿边打电脑「恩,想来就来阿。」
    小若接着用一种撒娇的语气跟我说话「那,老公我可不可以拜託你一件事?」
    我听她这声音就知道绝对没好事「什么事?先说来听听。」
    「人家想跟你借机车。」
    「我就知道,又要去哪里了?」
    「人家想跟班上同学出去逛夜市吗,你机车借我一下啦,我不会很晚回来。」
    「阿你们去逛夜市不约我喔?你们要去哪里的夜市?」
    「就竹南夜市咩,唉唷,我们班的你又不认识,而且我还要载人耶。」
    「妳这个女人,好啦,什么时候过来牵?」
    「就等一下,大约7点左右。」
    「知道了。」
    「公公,还有一件事。」
    「妳少叫得那么噁心,又什么事情了?」
    「就是阿,你晚上可不可以去容容那边帮人家拿一下我的随身碟。」
    听到这里,我忽然觉得,这小妮子难得派一个好差事给我,已经一个多月没看到容容,不知道她最近过得怎么样,这样正好可以藉机去看看她。
    不过当下我还是不动声色的回答「是没差啦,不过容容住在哪里啊?」
    小若听到我答应,急忙告诉我容容的地址「就学校门口右手边巷子转进去,一排红色的房子,第三间上楼,她住二楼。」
    「这么麻烦,妳把她的手机给我啦,我到了打电话给她。」
    「恩恩,0918xxxxxx」
    「好,那妳骑车小心点,我钥匙放在门口第二层鞋柜,妳等一下自己拿去就好了。」
    「谢谢老公。」
    记得那天晚上,我自己一个人打点完了晚餐之后,就打了通电话给容容。
    不过忽然接到我的电话,容容似乎还是吓了一大跳。
    「容容,我是姊夫。」
    「喔、喔,姊夫,有什么事吗?」
    「没有啦,就小若叫我等一下过去跟妳拿她的随身碟啦。」
    「喔,好,我知道了。」
    「那我到外面打给妳喔。」
    「恩恩。」
    「对了,妳有没有要喝什么?」
    「不、不用了啦。」
    「真的不用?还是我拿几罐啤酒上去?」
    说到酒,我似乎可以感觉到,她的心情还是没有很好,或许她前男友的事情,还是很影响她吧。
    「不好啦。」
    「妳少来,我从妳的声音有听出来妳想喝喔。」
    「真的吗?」
    「妳看,妳这不是承认了。」
    「喔,好啦,那不然随便你啦。」
    我们的学校在苗栗的山区里面,在这个小小的山头,只有一间便利商店,所以它的生意实在非常好。
    等我买到东西出现在容容宿舍的时候,都已经是晚上八点了。
    容容下来帮我开门的时候穿了一件宽宽鬆鬆的T恤一件短短的小热裤,她看到我,似乎有一种陌生,却有害羞的表情。
    「姊夫我帮你拿吧。」
    「不用啦,又没多少东西。」
    「对了,姊夫,我有一个同学在我房间喔,是一个女生啦,她说她刚搬到新宿舍,房东说要等到下礼拜才能交房,所以这两天他先住我那边。」
    容容的话,顿时就像晴天霹雳一般,还有个同学在她房间,那今天晚上不就没搞头了。
    不对,等等,他为什么特地要跟我解释是一个女生啊?
    容容打开房门,果然有一个女孩子坐在她的地毯上。
    这个女孩子那天晚上穿了一件贴身的小背心,棉质的小短裤,女生好像在房间都很喜欢这样穿。
    容容看了我一眼「姊夫,她是我的好朋友,她叫小文。」
    我对着女孩子点点头。
    「小文,这是我堂姐的男朋友。」
    小文只是瞄了我一眼,她并没有特别对我打招呼,从她背上彩绘的刺青可以看得出来,这个女孩子的个性可能很极端。
    我不想让场面尴尬,只好自己圆场「嗨,你好,妳背后的刺青好漂亮。」
    没想到小文只是冷冷的回我「你也懂刺青吗?」
    我只好低着头「不懂。」
    容容看我们的气氛有点僵,她急急忙忙把小若的随身碟拿给我「姊夫,随身碟给你,再麻烦你帮我拿给我堂姐一下。」
    「恩恩,好,不用客气啦。」
    本来我想拿了随身碟就闪,看今天这气氛,恐怕这酒是喝不下去了,倒是没想到,小文看到我拎了两手啤酒,主动把我叫住「喂,你不是有买啤酒?」
    我只好点点头「是阿,怎样?」
    「买了就喝阿,还问怎样勒。」
    这么不客气的女孩子,我还真是头一次看见。
    好吧,女生都说要喝了,难道我还能不乖乖坐下来陪喝两杯吗。
    看到我坐下来,容容小声的在我耳边说着「姊夫抱歉,小文就是这样大剌剌的个性。」
    我挥了挥手,表示没关係。
    记得那一天晚上,我们三个把两手啤酒喝个精光,一直喝到将近十点,我看小文跟容容的两颊都喝得红通通的。
    小文这才站起来,指着我说「你不错,不像有些男生叫他们喝个酒一堆理由,本小姐欣赏你。」
    容容也立刻站起来扶着小文「唉唷,妳喝太多了啦。」
    小文一屁股坐在容容的床上「哪有喝太多,他还能喝,我也能喝。」
    容容无奈的看着她「小姐,妳要睡就回妳房间去睡,别又赖我这里啦。」
    不过小文似乎很习惯这样的事情,容容话才说完,我看她老实不客气倒头就睡。
    「容容,她常常睡妳这里啊?」
    容容点点头「对阿,每次都这样。」
    「她没有男朋友吗?」
    「有阿,不过她男朋友不是学生,听说好像是一个开刺青店的。」
    「难怪她背后的刺青那么特别。」
    容容一边跟我聊天一边收拾满地的垃圾。
    我看着容容纤细的身影,不知不觉的思绪就飘回到那天晚上。
    容容拿了一条毛巾「姊夫借我过一下,我去把毛巾弄点水,我把这里擦一下。」
    容容的房间实在不大间,其实大学生的房间都很小间,尤其是这种一人套房里面挤了三个人。
    看到容容走进浴室的时候,我大着胆子也跟了进去。
    我忽然一把抱住正在洗毛巾的容容。
    她似乎被我的举动给吓了一跳,手上的毛巾掉在地上。
    「姐、姐夫?」
    「恩,一个月没看到妳,最近过的好吗?」
    一句话问的容容一阵沉默,我抱着她,在她的身上有浓浓的酒精味,但是却也有一股淡淡的髮香。
    我似乎可以感受到她有点抽搐的身体,她在哭吧。
    容容摇摇头「不好。」
    我再也忍不住,我把她转过来。
    她湿润的眼眶,那一对大大的眼珠,我忍不住,吻了她。
    容容有点被我的举动吓到,一开始她还有点抗拒,可是我强势的抱着她,有点霸王硬上弓的把舌头伸进去她那滑腻的嘴巴里的时候,她就屈服了。
    我把手慢慢的从她纤细的腰往下滑,慢慢的抚摸着她高耸的小屁股。
    这一个深情的吻让容容似乎也有点忘我,她没有注意到,我另外一只手已经不规局的伸进她的衣服里面。
    缓缓的爬上她那柔嫩弹性十足的奶子。
    感觉到我大手游移在身上,容容害羞的缩了缩身子「姊夫,不要啦,小文在外面。」
    「没关係啦,她醉死了,天塌下来我看她都不知道吧。」
    容容推开我的手「不行啦。」
    「哪有不行的事情。」我保持一贯强势的作风。
    一边吻着她,一边两手都不客气的搓揉着她的大奶。
    容容被我逗的呼吸声越来越重,我看她忘我的样子,趁她不注意,右手老实不客气就滑进她的小短裤里面。
    下体私密柔嫩的地方被我抚摸着,这时候的容容根本两脚无力,我感觉到她下体的淫水不断滋润着我的手指,容容的身体也越来越热,彷彿在对我诉说着无言的邀请。
    我慢慢把容容的衣服脱掉,让她背对着墙壁。
    「姐、姐夫,不行啦,小文、小文还在外面。」
    对于她最后的挣扎我根本直接无视,一边把她全身扒个精光,一边脱下自己的裤子。
    我拉着容容的手去摸我已经涨到发紫的肉棒,可能是她对于做爱这件事情没有很多经验,我看她害羞的只敢轻轻抚摸,不像小若那样一看到就恨不得把我吃下去一样。
    「乖,屁屁翘高。」
    我一边抚摸着他白晰的屁股,一边鼓励着她。
    容容似乎也感受到自己的下体早就是泥泞一片,听到我的话,她难得乖乖扭捏的把那早已被淫水溼透屁股噘起来。
    「姊夫,要温柔一点喔。」
    我一手抓着她的腰,一手抚摸着她的屁股,然后把腰一顶。
    「呜….」
    容容下体被我直接插入,不过她可能是害羞碍于小文还在床上,听她强忍着被我侵犯而不敢叫出声的样子,反而更勾起我的性慾。
    我毫不客气摆动着腰,随着我的节奏,肉体与肉体之间碰撞出那极其淫乱的「啪啪」声越来越大。
    容容紧张的回头「姐、姐夫,小、小声一点….嗯…小声一点,啊…..」
    我从墙壁上拉了一条毛巾下来塞到她手里「不想叫就咬着。」
    我感觉容容渐渐克制不住自己身体里的欲望,她接过毛巾,用一种哀怨的眼神把毛巾咬住。
    看着她不断晃动的大奶,被汗水沾湿的长髮,还有漫漫凌乱的眼神,我知道她已经开始享受肉体冲击所带给她的快感。
    『碰!』
    忽然一个声音传了过来,吓的我跟容容一下子都停下动作。
    只见小文站在浴室门口,一脸惺忪宿醉的走进浴室。
    看着我跟容容全身赤裸的样子,小文似乎没有特别注意,我看她失神失神的走到马桶边。
    这时候我赶快缩在浴室角落。
    小文看了裸体的容容一眼「妳在洗澡阿?」
    容容一脸疑惑的看了看蹲在一边的我,然后点点头「对阿,我在洗澡。」
    我看小文就在我们两个面前把他的小短裤脱下来「那个男生回去了啊?」
    容容不敢置信的又瞄了我一眼「对阿,小文妳到底喝多少阿。」
    小文摇摇头没再回答,我看她似乎是打算睡在这马桶上了。
    『溪哩溪哩。』
    一阵流水声传来,尿液从小文体内排出。
    我实在忍不住,偷偷把头凑上去,容容看我的举动,她吓的想阻止我。
    不过我本来就蹲在角落,她的动作哪有我快。
    我看到小文的白白净净没有半根毛髮的私处旁边,竟然被纹了一只彩色的蝴蝶。
    小文的阴道黑黑的,不像容容是这么极品的粉红色。
    我本来还想伸手去摸小文的私处,不过她猛的抬头,我被她的大动作给吓到又缩回去。
    就看着小文抽了两张卫生纸擦一擦下体,然后就站起来,摇摇晃晃的走了出去。
    我跟容容无奈的对看一眼,容容大口大口的喘了一下「好险,还好她喝醉了,不然超尴尬的,不过真的能醉成这样喔?」
    我点点头,我的心里却有别的想法,容容说得一点都没错,真的有人能醉成这个样子吗?
    但是呢,想法归想法,眼前还有一个全身赤裸裸的大正咩等着我去品尝,虽然有点意外的小插曲,不过我怎么可能就这样放过她。
    忽然我一手抱着容容,又把她转了过去。
    「疑?姐、姐夫,还要啊?」
    『啪!』
    清脆的声音,我轻轻拍了容容的屁股一下。
    容容被我突如其来的举动吓的尖叫了一声「啊…」
    「当然要继续阿,乖,屁股翘高。」
    「可、可是小文…」
    我有点霸道的不容许她跟我讨价还价,当下我一把抱着她的腰,把她上半身轻轻往下压,下体就这么长驱直入。
    「啊…姐、姐夫,不要…」
    她的求饶对我来说一点效果都没有。
    不管小文是装的还是真的,我已经知道他不会再醒过来了。
    这也就意味着,我可以尽情的搞翻眼前在我下体婉转承欢的大正咩了。
    『啪、啪、啪』
    淫乱的肉体的碰撞声,这一次变本加厉的在浴室里响起。
    看着容容白晰的背部,我的手毫不客气绕到前面去搓揉着她不断晃动的乳房。
    我感受到,第二次的抽送明显比第一次尽兴,而容容下体那私秘的腔道也因为我疯狂的进攻而不断收缩。
    看着容容颤抖抽搐的大腿根部,我实在不忍心让她继续这样站着让我占有。
    我抽出早就被她淫水给弄湿的肉棒。
    容容看我退出来,一下子也没有改变那淫乱的姿势,她只是披头散髮的转过头来看我「姊夫,怎么了?」
    我坐在马桶上,挺着昂然不倒的肉棒「来,坐上来。」
    容容的眼神似乎有点涣散,她面对着我,张开她的修长白皙的大腿,直接跨坐在我身上。
    我抱着她,我们用力的亲吻着,在对方的口中贪婪的吸取着彼此的唾液。
    这小妮子的骨子里,果然也有她老姐那一种淫乱的性慾。
    如果是小若,这么刺激的游戏,她早就自己骑上来了,哪还轮的到我发号施令。
    「自己插进去。」我抱着她,轻轻在她耳边用气音说着。
    容容害羞的两颊绯红,不过早就被慾火焚身的她,还是乖乖的抓住我的肉棒,抵住自己湿滑紧缩的腔道。
    「啊…」
    容容自己把身体一沉,我的肉棒一下子整根没入她的体内。
    「还不自己动。」
    我一边吸着她那粉红的奶头,一边下命令。
    容容害羞的别开头不去看我,不过她纤细的腰已经开始摆动。
    第二次的性爱,这小妮子似乎放开很多了。
    容容慢慢的加速,我的腰也配合着她的速度一挺一挺着。
    淫乱的节奏,听到容容骑在我身上的呻吟。
    将近数十下的抽送之后,我明显的感觉到她的下体开始收缩。
    那是一种极度快速的抽搐。
    有了上次的经验,我知道她快高潮了。
    「姐、姐夫,我不行了…不行了啦…」
    她淫乱的身体压在我的身上,就看她一边说不行,一边快速摆动她的腰枝。
    「啊啊…」
    一阵灼热的感觉传来,我清楚的感受到,这小妮子的身体瞬间变得异常敏感。
    「姊夫,好奇怪的感觉…不要..不要。」
    容容摆动的速度慢了下来,我哪肯放过她,我下体顶着她的小穴,当下一把把她抱起来。
    她的两只脚还跨坐在我身上,我直接用两只手把她整个人抬起来。
    『啪!啪!啪!』
    比刚刚更清脆的声音在我的小腹跟她的大腿间传来。
    容容明显受不了我最后的冲刺,她已经完全不顾小文就在外面,大声的呻吟着。
    「姐、姐夫!不要…不要…身体好奇怪的感觉…好热…我好热喔…啊…啊啊啊…」
    顿时感觉到龟头传来阵阵麻痒的感觉。
    在这里可不是我房间,这里没有避孕药可以吃,我又没戴套子。
    我急忙把肉棒从她的体内抽出来。
    为了这个动作,我看到容容的身体趴在我身上一阵疯狂抖动。
    我把容容放在马桶上,用一根已经敏感到发紫的大肉棒去餵她,不过刚塞到她面前,容容就把脸别开,我只好把灼热的精液全部射在她白皙的脸上。
    容容坐在马桶上,她的下体还是忍不住抽搐,有了上一次的经验,我看她的小穴里面高潮过后的淫水不断喷出来。
    听说女孩子高潮会不会喷水是看体质决定的,看来容容的体质,就是属于这种会喷水的。
    「容容,妳又尿尿了。」
    容容听到我笑她,一下子害羞的赶快把头转开。
    我轻轻抚摸着她刚被挞伐过的小穴。
    她只是全身像没有骨头一般软倒在我身上。
    现在的她就彷彿一只刚发情完的小猫,任由我的手游移在她身上的每一吋肌肤,她只是慵懒的发出一点点让人心神蕩漾的呻吟。
    那天在浴室哩,我跟容容一起沖了个澡,小文就睡在外面,关于这个全身刺青的女孩,我是很有兴趣的,不过让我没想到的是,原来她就住在我那边的宿舍。
    学校外面的学生宿舍房东是不会管你跟谁一起住的,可能隔壁就是一个女生我也不知道,我也是到后来才知道,原来小文的新房间就住在我的隔壁。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联系邮箱:mukd8900@gmail.com 激情综合站:幼幼做爰AV视频_2016年最受欢迎AV番号_av网站在线观看_av网站大全 为海外华人服务,提供综合成人信息,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

站点申明: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马上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