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秋

    时间:2018-05-17 火车晚点,康杰打车回到家时,已接近凌晨一点。他让车租车停在S市师范大学教职员宿舍区外,付钱下车,手拎给母亲买的礼物,快步走到大门前。值班室的保安小刘认识康杰,没有询问便开了门。
      康杰冲略带困意的小刘点点头,不停步地走进小区。宿舍区内很安静,有几
    处昏黄的路灯明灭不定,照得水泥路面忽明忽暗。康杰轻车熟路,横穿小区中心
    花园,来到9号楼前。他家住四单元六楼,单元防盗门上有对讲系统,很方便。
      康杰抬头看看自家的窗户,漆黑一片,估计母亲已经睡了。他没用防盗门上
    对讲系统,直接掏出钥匙开门而入,放轻脚步上楼,以免吵醒邻居们。上得六楼,
    康杰同样轻手轻脚地打开自家房门,闪身而入,反手慢慢关好房门。他没开客厅
    内的灯,放下给母亲买的礼物,掏出智能手机,借助手机屏幕的光亮,站在门口
    换拖鞋。他刚换上一只拖鞋,客厅内的灯突然亮了,母亲林晚秋斜倚在卧室门前,
    似笑非笑地望着他。
      康杰看着母亲问道:「妈,还没睡呢?」
      林晚秋佯怒说道:「你不回来,妈那儿睡的着!干嘛鬼鬼祟祟的,像做贼似
    的?」
      康杰笑道:「不是怕惊醒你吗。」
      林晚秋走到康杰身前,帮他脱掉外套,边说:「我就一直没睡,专门为了等
    你。」
      康杰换好拖鞋,转身揽住母亲的腰,亲昵地说道:「火车晚点,我也没办法
    呀!」
      林晚秋任由儿子搂抱,笑骂道:「就你常有理!火车晚点,也不知打个电话
    回家,尽让妈担心!」
      康杰搂着母亲走到沙发前坐下,让她坐在自己的双腿上,抱在怀里说道:
    「以后不会了,我保证。」
      林晚秋侧头靠在儿子胸前,美丽丰腴的脸庞充满笑意,问道:「饿不饿,妈
    给你做宵夜去?」
      康杰伸手抚摸母亲的俏脸,低头说道:「还是老妈会疼人,知道儿子现在最
    需要什么!」
      林晚秋抬头白了儿子一眼,「什么老妈老妈的,我有那么老吗?」
      康杰赔笑着亲亲母亲白皙的脸蛋,手下移,隔着睡衣握住母亲饱满的乳房,
    用力揉搓着说道:「妈可不老,尤其是这儿,又大又有劲儿,真正的极品波霸!」
      林晚秋得意地呸道:「去,还有脸说呢,不都是你给揉出来的!」
      康杰坏笑着起劲揉搓母亲的大奶子,感觉隔着睡衣不过瘾,便直接把手伸进
    睡衣内抓捏,同时说道:「妈的奶子真给力,爽死我了,真想打个奶炮!」
      林晚秋睡觉时不带乳罩,此刻挺胸配合儿子的搓揉,浪笑道:「别急,先去
    冲个澡,待会儿想打什么炮妈都奉陪到底!」
      康杰抄住林晚秋的膝弯,奋力抱着母亲起身,大步朝浴室走去,边说:「一
    起嘛,看看老妈的口活有没有进步。好久没吃儿子的肉棒槌了,一定想死了吧?」
      林晚秋双手揽住儿子的脖颈,撒娇似的踢着双脚,像个乖巧的小妻子般笑盈
    盈地说道:「想给你咬下来!」
      康杰低头深吻母亲,微笑说道:「就怕你舍不得!」
      澡水温度适中,母子俩贴身缠绵,尽解相思之苦,欲火渐炽。
      康杰今年二十岁,首都大学二年级学生,读中文系。林晚秋四十五岁,S市
    师范大学音乐教师,弹得一手好钢琴。康杰的父亲康儒成只是普通的公务员,六
    年前出差时遭遇车祸去世,留下了孤儿寡母。父亲去世的第二年,康杰和母亲便
    开始性交,一直维持到现在,从未间断过。高中三年期间,母子俩玩得最凶,几
    乎每天一炮,乐此不疲。考上大学后,母子俩虽两地分居,但感情却更加浓厚,
    格外珍惜每一次见面的几乎,不玩个通透绝不罢休。五年性爱中,林晚秋怀孕了
    两次,没敢要,都打掉了,两人都很惋惜,但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康杰暗下决心,等大学毕业工作后,一定要让母亲给自己生个孩子,了却心
    愿。父亲康儒成死后的赔偿金很可观,足够支付康杰四年大学的学费,母子俩的
    生活也很优裕,并且还买了一辆汽车。
      冲掉儿子身上的沐浴液,林晚秋急不可耐地跪在儿子身前,抬手握住儿子挺
    直上翘的阴茎,使劲撸了两下,随即一口吞下,熟练地吮吸起来。三个月没尝鲜
    了,林晚秋那能不急不想,像头贪婪的母兽,饥渴之情溢于言表。康杰有节奏地
    挺动着阴茎,配合着母亲的吞咽,一手抚摸着她乌黑亮泽的长发,不时撩动一下
    鬓角的垂丝,低头欣赏母亲丰润嘴唇含吐阴茎时的美态,诱人之极。
      林晚秋拥有鸭蛋形完美的脸庞,五官精致,如描如画,淡妆更显素雅高贵,
    如梅之清傲,兰之素洁,同时又隐约透着一份玫瑰之艳,极具诱惑力。康杰身材
    高挺均称,容貌俊朗,平时热衷体育,自然散发出一股健康英挺之气,标准的型
    男。
      看着林晚秋贪吃的俏摸样,康杰性欲更强,仍觉不过瘾地对母亲说道:「妈,
    再含紧点,抬头看着我。」
      林晚秋依言含紧康杰的阴茎,同时仰脸望着儿子,眉目含情,双腮不停地收
    缩,看得出很卖力。康杰低头和母亲对望,伸手轻拍她的脸蛋,随后用手指捏捏
    眼角,欣赏那浅淡的细纹,满意微笑。他最钟爱母亲眼角的细纹,那里蕴藏着母
    亲熟女的韵致和岁月的印痕,也是母子俩五年性爱的见证,个中滋味,唯有心知。
      他心中的感受,很快便化作蓬勃的情欲,飞速注入阴茎中,通过主动的抽插
    在母亲口腔中释放。
      林晚秋发觉儿子开始主动进攻,便停止吞吐,任由他放纵地肏击自己的嘴巴,
    一副甘心享受的摸样。康杰有着五年的性爱经验,动作纯熟而老练,开始时的抽
    插频率并不快,让母亲能顺畅的呼吸,而后逐渐加速,龟头直捣深喉,不尽不归。
      林晚秋呜呜的呻吟声充满享受之意,面容因呼吸不畅而逐渐憋红,一双美眸
    也翻起了白眼,双手扶着儿子的大腿,欲拒还迎。康杰自然爱惜母亲,不愿太过
    轻狂,几次深喉之后便抽出阴茎稍歇,好让母亲喘口气,玩得太狠就失敬了,恰
    到好处方妙。
      随着儿子阴茎的抽出,林晚秋也及时地喘了口长气,并伴有一阵轻咳,显然
    是康杰捅得够深。康杰挺挺腰,用硕大红亮的龟头顶擦母亲白皙的脸庞,在五官
    之间反复游走,无一遗漏。林晚秋闭眼喘息,仰脸配合儿子的「棒」击,感受那
    火热而细致的呵护,等待下一轮的口炮。不久,林晚秋的脸色由红转白,呼吸平
    缓正常,娇吟婉转,无言索求。康杰性旺棒硬,自知佳时已临,岂敢怠慢,挺棒
    撬唇,一捅而入。
      他三浅一深,掌控有度,从容驾驭;她唇齿承欢,舌迎喉咽,应对有法。
      母子二人默契无间,共同将口淫推向极致,期待精喷的那一美妙瞬间。
      康杰这次不再有任何保留,性器照直往母亲喉咙深处捅,双手抱住她的头向
    前顶插,人几乎跨骑到她脸上,浓密的阴毛紧贴面部,堵住鼻孔,不给丝毫喘气
    的空间。林晚秋被儿子整得连呜呜声都发不出来,憋着气让儿子狠插,龟头每一
    次努力探抵深喉,呕吐感便一阵阵往上翻,强自忍住。五年来,林晚秋的嘴巴不
    知被儿子肏过多少次,今天是最猛烈的一次,感觉几乎要窒息了,心内却甘愿如
    此。
      她深爱自己的丈夫,发誓不再改嫁,把对丈夫的爱全部转移到儿子身上,自
    然也包括性爱,无怨无悔。身上能容纳儿子性器的地方,她都毫无保留的开放,
    彻底奉献,以此来淡化对亡夫的思念,效果还不错。儿子康杰也很争气,考上了
    全国一等一的首都大学,品学兼优,床上功夫也日臻成熟,有子如此,夫复何求!
      康杰知道母亲憋气憋的幸苦,白眼翻得让人心疼,可他此时已是欲罢不能,
    不口爆如何对得起母亲的一片深情。他卯足力气,狠下心连续速插十下,终于达
    到射精的临爆点,不再控制,怒喷而出。林晚秋一见儿子开始最后的冲刺,立知
    浓精即将入喉,随即做好准备,迎接这三个月未尝的鲜货,激动的浑身轻颤。康
    杰射精时把阴茎抽出一半,以免呛着母亲,吐出精液岂不浪费。
      儿子的精液射的又猛又快,林晚秋尽管有心理准备,可仍被呛着了,闭嘴强
    忍不吐,猛咳几下方缓解下来,但却有少许精液从鼻孔中呛了出来。她含着精液
    喘息,直到呼吸平稳如常,这才低头把精液吐在手上,捧着给儿子看。
      「真多,」林晚秋抬头望着儿子说,「肯定是憋坏了!」
      「吃吧,管够!」康杰答道,「权当是宵夜了。」
      「就怕你管不够!」林晚秋媚笑道,「妈可是三个月没吃了,一顿哪能满足!」
      「别急,」康杰信心十足微笑道,「要多少有多少,管饱!」
      林晚秋吸食干净掌心的精液,又攥住儿子的阴茎,意犹未尽地撸挤里面残存
    的精液,伸出舌头接着,全部吞咽下去。康杰的阴茎处于半勃起状态,眯着眼睛
    享受母亲的伺候,显然一次射精是无法泻去体内所有的欲火,口交只是开胃小菜,
    正餐还没开始呢!儿子的阴茎在林晚秋精心的撸揉下恢复挺直,热度和硬度都达
    到插入的标准,旺盛的精力令她格外着迷,下体早已浪水四溢。
      康杰看出母亲性奋难耐,故意打趣道:「妈,屄痒了是不是?」
      林晚秋舔着儿子龟头说道:「痒死了,快插吧!」
      康杰摇头道:「不着急,先来个奶炮热热身。」
      林晚秋皱眉撒娇道:「妈等不急了。」
      康杰脸一沉道:「听话,一会儿保证捅你个死去活来!」
      康杰平时对林晚秋百依百顺,但在性交方面却拥有绝对的支配权,不允许她
    有半点违背,这一点随死去的丈夫。她拗不过儿子,只好上身后仰,挺起傲人的
    双乳,双手托住,露出深深的乳沟。康杰探身向前,把阴茎塞入母亲的乳沟中,
    命她夹紧,然后开始抽插起来。母亲的大奶子他百玩不厌,四十多岁的人了还不
    见明显的下垂,弹韧俱佳,极品波霸。他有过几个女朋友,但性交是总没有干母
    亲那么爽,还是熟女够味,而且又是自己的亲妈,乱伦的快感刺激的不得了!
      康杰插得猛,带动母亲的丰乳飞跳,格外带劲。林晚秋低头用嘴巴刁含儿子
    时隐时现的龟头,双手同时推紧乳房,死夹儿子的阴茎,全力配合。她以前不会
    打奶炮,都是儿子教的,屁眼也奉献了,就在儿子高考那年。所以,儿子能考上
    首都大学,自己的屁眼也功不可没,那可是头一次啊,很痛也很爽。她想到这里,
    忍不住笑了。
      康杰不知母亲为何发笑,边插边问,「妈,笑啥呢?」
      林晚秋照实回答,「想起你高考肏妈屁眼的事儿。」
      康杰也笑了,「对,第二天高考,当晚肏的你,叫声像个小处女。」
      林晚秋白了儿子一眼,「还有脸说,整个家伙都插进去了,差点没疼死妈,
    真狠心。」
      康杰嘿嘿一笑,「那是妈屁眼紧,不用力插不进去,后来你也不是说爽了吗!」
      林晚秋哼了一声,「是你爽了,妈好几天拉屎都不畅快,隐隐作痛。」
      康杰笑笑,「早晚要开,有得就有失。我这不是考上大学了吗,老妈的屁眼
    是第一功臣,一辈子也忘不了,肏到老!」
      林晚秋听到老字,当下心有感触,「妈越来越老了,也让你肏不了几年了。」
      康杰急忙安慰,「四十女人一朵花,妈正当年呢!再说,妈老了我也照肏不
    误,可对天发誓。」
      林晚秋心里高兴,嘴上却说:「奶塌屄松了你也肏?六七十了你也肏?」
      康杰说道:「只要妈不死,坚决肏到底!」
      林晚秋美滋滋地说道:「妈就算不病死,也得被你肏死!」
      康杰得意说道:「别说太远的,现在我就让你欲仙欲死!靠墙撅腚,肏爽你
    个骚母狗!」
      林晚秋早就屄痒难耐了,口交和奶炮都是儿子爽,自己过干瘾,心里自然着
    急。此时一听儿子发出命令,急忙起身背对儿子,双手撑住浴室的瓷砖墙,撅起
    屁股等肏. 康杰没有马上行动,说声稍候片刻,人开门走出浴室,不一会便拎着
    一个纸袋走回来。关好浴室的门,康杰打开纸袋,从里面取出一个鞋盒,是他给
    母亲买的礼物。
      「妈,给你买的礼物,」康杰把鞋盒递给母亲,「穿上试试。」
      「又乱花钱。」林晚秋转身接过鞋盒,打开一看,是一双做工精细的黑色红
    底高跟鞋,一看就是高档货,价格不会低于800元。
      「这是配晚礼服穿的,」林晚秋望着四寸长纤细的细跟说道,「配平常衣服
    不合适,尽白花钱。」
      「谁说让你出去穿了,」康杰解释道,「就现在肏你的时候穿,穿给我一个
    人看。」
      林晚秋知道儿子喜欢这个调调,弯腰蹬上高跟鞋,感觉有些紧,毕竟是新鞋
    嘛!她试着走了几步,鞋跟太高,身子不稳,老打晃。她伸手扶住墙,扭头对儿
    子说道:「好久没穿这么高跟的鞋了,还真不适应。」
      康杰低头观赏母亲的高跟美腿,赞叹道:「真美,就这么穿着,一会儿就好
    了。准备吧,开肏了。」
      林晚秋依言面墙翘臀,康杰从后面靠上去,阴茎认穴极准,毫无阻碍地捅入
    母亲阴道中,即可抽插起来。母亲的阴道不松不紧,还跟五年前第一次进入时一
    样,唯一的差别就是更加湿滑了,插起来顺畅极了。这是他的出生之地,五年来
    不知进出了多少次,初起亢奋的感觉始终未减分毫,真不愧是个风水宝穴。林晚
    秋被儿子捅得格外舒服,最爱他不知疲倦的冲劲,像个出生的牛犊,枪枪见底,
    记记有力,真是长大了,不似五年前那么生涩,肏得她心尖直颤,妙不可言。
      康杰挺腰先来一轮暴插急捅,给母亲解解馋,接着控制好频率,缓抽深捅,
    力求次次直根而没,全力以赴,干得母亲臀飞乳跳,浪叫连连。林晚秋完全被儿
    子熟练的性交技巧和强悍的体力征服了,啊啊浪吟不绝,似乎还带着哭腔。母子
    俩成熟的性器紧密交合,仿佛融为了一体,牢不可分。自己生出来的儿子肏自己,
    这滋味享受了五年,却一点也不后悔,林晚秋渴望就这样一直乱下去,知道天荒
    地老,海枯石烂,绝无半点改变!
      「妈,儿子肏得爽不爽?」康杰不满足闷头肏母亲,开口问道。
      「爽极了,儿子是最棒的!」林晚秋意乱情迷地答道。
      「儿子什么最棒?」
      「棒棒最棒!肏妈最棒!一切都最棒!」
      「叫声好听的,让你爽到心尖!」
      「老公!老爸!都是最疼俺的人啊!」
      「叫亲爹!肏闺女的亲爹!」
      「亲爹啊,肏死你这亲闺女吧,俺要啊!」
      康杰在母亲淫词浪语的刺激下,又展开一轮强攻,如海潮般汹涌不绝,嘴上
    还骂不绝口,「贱屄闺女,为啥喜欢让爹肏,快说!」
      林晚秋承受着儿子心里和生理的双重攻击,早已忘记了羞耻,顺着儿子说道:
    「爹生爹养爹肏,无悔无怨无臊。今日今生今世,当女当娘当嫂。」
      母子二人肏得无法无天,说得淫蕩无边,全无辈分伦常,把平时不敢说道髒
    话全倾吐出来,只求刺激,不问天理,誓将乱伦进行到底!康杰越插越起劲,林
    晚秋越叫越高亢,性爱的高潮瞬间涌至,轰然释放……
      「嗯嗯嗯……」「啊啊啊……」
      康杰的哼声低沉有力,林晚秋的淫叫婉转高亢,连接二者的便是那浓浓的精
    液和绵绵的爱意,都通过康杰的阴茎输送至林晚秋体内,直冲子宫,遍达全身,
    余韵悠长……
      林晚秋瘫坐在地上,脚上仍穿着高跟鞋,吃力地娇喘。康杰也感觉有些腰酸
    腿乏,半跪在母亲身前,将软耷耷的阴茎垂在她面前,龟头尖处凝结着少许残留
    的精液,正缓缓下滴。林晚秋脸泛红潮,四肢无力,但却不舍得儿子的精液浪费
    掉,伸手接住下滴的精液,全部送入口中。
      两人都没说话,此刻无声胜有声,乱到深处无怨尤!
                  【未完待续】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联系邮箱:mukd8900@gmail.com 激情综合站:幼幼做爰AV视频_2016年最受欢迎AV番号_av网站在线观看_av网站大全 为海外华人服务,提供综合成人信息,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

站点申明: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马上离开!